2008年7月3日星期四

【悼红轩】我不会去哀求,也绝不会摇尾乞怜

我不会去哀求,也绝不会摇尾乞怜



回首看看走过的路,一片狼藉。人生没有梳理,就这样摸索着走下去了。自己都不跟自己打招呼,懵懵懂懂,跌跌撞撞。怎么打发这余下的未尽的生命,于我而言是个未知数。是让自己从此如昙花一般,来一次最终的绚烂,还是让自己就这样沉寂于茫茫人海,直到默默的死去,成为一把尘土?



生命,太让我迷惑。我享受了生活,可是生活好吝啬,他并不给我所有我想要的,只给我足够的东西。我挥霍着自己的生命,消磨着上苍给我的充裕时间。我可以在这样的深深的夜里,一个人喝得天昏地暗,听着许巍的歌曲,模糊着双眼敲打出这些文字。我也可以在这个时候走出去,站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仰望深邃的天空。



同样的生命,不一样的结局,有的人活得潇洒自在,予取予求,而有的人食不果腹,为了最简单的生存而劳累至死。朋友说你可以出国了,离开这个黑暗的国家。我摇了摇头,我没有解释原因。我总觉得人随时都会变,而且甚至变得自己都不相信这是自己。记得当年在甘肃的时候,看着那些一年到头都没有机会洗一次澡的孩子,看到那里的百姓在贫瘠的土地上辛勤地劳作,看到那随时都会黄沙漫天的天空,我的良心让我感到不安。我曾在KTV一掷千金,一桌酒席可以挥霍上千元,可以开着车去到自己喜欢的静谧的山林里面去吟咏婉约,可以听着这些靡靡之音堕落自己,而他们,就在这偏僻的地方,仅仅为了生存下去,付出了这么多。我那种悲天悯人的情怀从来没有那么强烈过,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帮助他们。而当我回到我所居住的城市的时候,那种强烈的情感渐渐的消弭,从每天都想起,到现在的一年中偶尔的记起,这就是环境的影响。我离开这片土地,我就会失去了我的斗志,我害怕我会改变我的初衷,所以我不能离开,我认为那是逃避,是不负责任。



如果生来就在一个自由的国度,那么我不会如此的不计个人安危。我承认,我没有那些人活得那样精巧,他们的生活是精致的,可我不能,我不能,我的良心不允许我那样做。法广记者对我的专访录制完成之后,关心的问我个人安危,我说既然我已经选择了,我就不会后悔,我等待随时有陌生人猛烈的砸我的家门,或者随时有车辆拦阻我在大街上,然后将我拖进他们的车里去……



我经常这样安慰我自己,如果每个中国人都害怕,每个中国人都畏惧,那么还有什么希望让这个国家有所改变?死,真的就那么可怕吗?人终有一死,但不一定都活得有意义。我宁可悲壮的结束自己的生命,也不想就这样在暴戾的统治下苟活。我宁可相信每个人生来都有自己要去完成的事业,我宁可相信我这一生注定就是要这样走,我绝不会后悔。我不去上下求索,我只要走我自己选择的路,让更多的人站起来,和我一样,用自己凛然的正义去面对邪恶,面对那些失去了起码的道德判断的人。死,并不足惧,苟活的人是因为被恐惧这个魔鬼占据了灵魂,而我们需要的就是战胜恐惧。肉体的折磨我权当作我这生来犯下的罪孽,接受这些的惩罚,我不会去哀求,也绝不会摇尾乞怜,我要让自己证明我自己,我是男人,我有着铮铮铁骨。



那么多的同胞,他们还在沉睡中,我不会任由他们就这样睡下去,我会大声疾呼,让他们清醒过来,这就是我现在所能做的,也是我必须要做的。我相信每个人都会彻底的清醒,强权夺不走人生来就应该有的自由。我个人的力量很小,但是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这个队伍中来,一起把大家唤醒,不及跬步无以至千里,我会一步一步坚定地走下去。





悼红轩主人

2008年7月3日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