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6日星期三

【悼红轩】我们的心里都有一杆秤

【悼红轩】我们的心里都有一杆秤
众所周知,中国政府对媒体的控制是滴水不漏的,很多记者因为报道采访了一些关乎事实真相的文章,被他们抓捕并关押,也有很多媒体的编辑以及总编被撤职,甚至有的媒体直接遭遇停刊的命运。他们不容许任何媒体有不同的声音,特别是在一些百姓强烈想要知道事实真相的事件上,他们要求各个媒体都要统一使用新华社的稿件,说出来的话都经过了他们的推敲,媒体只有照样刊登的份。
512汶川大地震把这个规则打破了,各地记者纷纷派出了强大的记者团队,自由的采访,让人感觉耳目一新。在这样大的灾难面前,如果再去控制,就有点太不人道了,或者是因为他们根本就是慌了神,来不及去研讨应对的措施,当他们缓过神来的时候,记者都已经进入每一个灾区了。
公开报道突发事件,对于中国政府而言,是非常可怕的,他们生怕百姓知道事实真相,对媒体总是横加干涉,左一个通知右一个禁令,很多重大事件使得百姓根本就无从知晓,比如下面的几起重大事件,相信国内没有多少百姓知道。
1994年3月21日,台湾长风旅行社一旅游团24人乘油轮在浙皖交界处千岛湖游览时,浙江淳安县3名歹徒登船抢劫并纵火烧船,导致24名台胞、2名导游和6名船员全部遇难。这就是震惊世界的“千岛湖”事件,而大陆的媒体因为中国政府的严厉控制,没有任何的报道。
2001年中美发生撞机事件,媒体空前开放的报道,那是因为政府需要那样的报道,就像此次的汶川大地震一样,他们可以摆出一副开明的姿态来,媒体宣传的主题一直是中国政府对人权的重视,电视画面上出现的也是上万人的联合搜寻遇难人员,体现政府的人文情怀。而正是在这个月,山西和陕西共发生三起灾祸,,两起矿难和一起踩踏事故,造成超过百人死亡,可是在媒体上却没有任何的反映。政府的嘴脸由此看见一斑!
2001年7月17日,广西南丹发生矿难,81名矿工丧生。事件首先由互联网披露。媒体相继大胆报道,将当地权势所遮掩的黑暗铁幕硬是撕裂开一角,引起相关领导的重视,才使得事故调查得以展开。南丹县委书记万瑞中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死刑。如果没有互联网上热心的有责任心的网友大胆的进行揭露,相信这个罪大恶极的万瑞中现在仍然逍遥法外。互联网在当前信息传递方面,起到了不可忽视的推动作用。
2003年,震惊国内的孙志刚被殴打致死和萨斯病毒蔓延事件发生,开始要不是南都大胆揭露,那么中国的收容制度也许到今天也不会被废除,中国的一些制度的改革是由生命和鲜血换来的。而萨斯病毒在肆意蔓延的时候,中国政府仍然用固有的手段进行严厉的封锁,最终让疏于防范的百姓349人死于非命。政府官员面对世界上的媒体睁着眼睛说瞎话,并和世界卫生组织捉迷藏,将非典病人装到车上,在世卫调查官员前来调查的时候开着车拉着非典病人在北京市区内转圈逃避调查,卫生部官员甚至说:北京很安全。如果不是蒋言勇大夫的仗义执言,敢于面对强权,我想中国的百姓也许死亡人数还会增加。其控制萨斯蔓延的时间也会拖延。是蒋言勇大夫当初偷偷的给海外媒体打电话披露了北京萨斯病毒严重蔓延的真相,才使得中国政府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于是才开始了全面正式的报道。
2007年10月—12月,沈阳发生与“蚁-力-神”公司150亿元集资有关的数万人表达诉求的风波,当地政府打压媒体,切断互联网,并对百姓进行恐吓威胁,国内的媒体集体失语,无人知晓。互联网上有网友大胆的披露,也会在第一时间被删的干干净净,迄今为止,网络上始终找不到相关的真实报道。
只要是突发性事件,媒体闻风而动,却要受到他们的严格管制,百姓有知情权,但是我们所知道的事实真相很多都是被阉割了的,想要一个完整的真相,在中国,难上加难。互联网的迅速发展,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渠道,虽然他们仍然不遗余力的打压,但觉醒的民众已经开始积极的发声,这对于一个试图封锁每一个突发事件的政府来说,将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这种封锁的手段都将以失败告终。
比如这次的瓮安事件,事情发生的时候,仅仅几个小时,全国基本上都已经知晓,随后就是照片、视频在网络上疯传不息,中国政府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百姓只要敢于说话,就是最大的勇气,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并实时的知晓正在发生的事,百姓自然会有自己的判断,而不是由政府自己来用某个标尺来衡量、定性的。你的这个标尺衡量的尺幅并没有经过百姓的认可,所以你们只能是自说自唱,没人鸟你。现在已经不是几十年前的中国,你们所做的百姓现在并不认可,你们自己定性是你们体制内的事,对百姓而言,我们的心里都有一杆秤。


悼红轩主人
2008年7月16日星期三
MSN:weilian101@live.cn
促进人权,从我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