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7日星期四

【悼红轩】生命不再伟大

朋友的父亲视我如己出,生性耿直的我对他亦如自己的亲生父亲。2008年3月12日下午6:45分,他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他眷恋的这个人世。接到电话的时候,只是告诉我病情发作很严重,速回。晚上开车的速度是我这六年来最快的一次,时速达到了140公里。心里对他隐隐有一些担心,但总觉得只是严重了,会好起来,再也没想到“死亡“会降临。
炕上躺着的,正是自己十几年来的视其如父的人。安静的躺着,没有了呼吸,我轻轻的握住了他的手,一直没有松开,泪水簌簌而下……
如果生命真的伟大,那么我想他不会离去;如果每一个生命都是弥足珍贵,那么我想他不会离去;如果每一个生命都会得到尊重,那么我想他不会离去。十多年来,一个并非绝症的疾病——肺结核,竟然夺去了他年仅62岁的生命,这说明了什么?在痛定思痛之后,我在想,其根本原因竟然是那么明显。我不明白,在金钱面前,生命竟然显得如此卑微。当你的生命面临死亡的时候,明明深知有药可以治疗,却因为钱的原因而不能得到的时候,该有多么的绝望?
农村合作医疗体制的改革,已经沸沸扬扬的喊了好多年。百姓期盼着,渴望着这个制度真的能惠及于民,真真切切的让百姓得到实惠,然而,直到朋友父亲死亡,仍然没有落实到位,得到任何的补助。
这几天身体感觉很累,殡葬过程纷繁芜杂,没有太多的时间思考。今天一直在查阅相关的资料,看了很多数据,这让我尤其痛心:2007年中国各级政府用于农村义务教育的经费是600亿元,也就是5.1万亿的1.17%;用于农村合作医疗的投入是140亿元,占5.1万亿的0.27%;用于污染治理的投入则刚刚超过1%。三件最关系民生的大事加起来,也不到政府收入的3%。五万亿的财政收入,都到哪去了?花在了什么地方?一边是看病难买房难的百姓,一边在给非洲国家免除几百亿美元的债务,谁给了你这个权利?是谁让你如此的胡作非为?满街的公家用车;酒店里的公款吃喝;各处豪华的政府大楼……据《瞭望》报道,2004年公款吃喝费用高达3700亿元,即使我们假定这三年中国公款吃喝的费用没有增长,那就意味着2007年公款吃喝这一项就是财政收入的7.25%。(只有鬼才会相信这三年没有涨)这还没算公家用车、公款旅游、政府豪华大楼、政府人员工资、灰色收入……有学者指出,2004年中国的行政支出是财政支出的37.6%,而美国的同比为12.5%。这也仅仅是2004年的数据,而且这些数据的来源也值得商榷,大家都知道,这个政府是撒谎成性的政府。一边是三项基本公共服务加起来不到3%,一边是公款吃喝一项就丢掉至少7%——10%,行政支出占财政支出37%,通过这5.1万亿元,政府倒的确实现“收入再分配”了,只不过是从普通公民口袋里分到了政府官员手里。圈地搞钱的本事从来没有一个放下的,房价虚高百姓总把矛头指向房地产商,其房价高扬的罪魁祸首正是政府。49年把土地给百姓,54年又收回,声称以后不必再有私人资产,今后你吃饭、上学、治病等等一切事宜我们伟大的GCD来替你买单。而今,一切财产都是国有,亘古不变的上祖留下来的田地都成了他们圈钱的聚宝盆。高额的税收,无休止的相关缴费,哪有一项不是百姓买单?告诉公路收费是为了偿还建设时期的贷款,收回成本就该施惠于民,而今有媒体爆料竟然超期收费达10多年之久,这个责任谁来担当?公路局养路费,国家的一级报纸都指出这明显违背法律的事情,这费用百姓不仍然在交吗?厚颜无耻的就这样惟利是图,视百姓哀鸿遍野于不顾,一个个诞着贪婪的嘴脸,豪言壮语的喊着:中国政府养活了世界上6分之1的人口,我倒真想问问:“这些百姓是你养活的吗?你用什么来养活他们的?”
劳动法公布实施,稍微明白的人都知道,这些的法律,很明显的就是把那些政府应该承担的责任转嫁倒了企业身上。政府,你的核心是服务于大众;政府,你的职责是监督社会正常运行;政府,你应该是敢于担当敢于改革。
直到今天——我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悼红轩主人
2008-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