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6日星期六

【悼红轩】养老保障方面政府要做的还有很多

在我本地的城市论坛上,有人说看到一位70多岁捡破烂的老人,于是心生怜悯。很多人都禁不住感叹起来。于是有人说每个人给她点钱,她也不会这么惨,却少有人提及关于制度方面的问题,于是禁不住写下了以下文字,当然,对于关注我博客的朋友们来说可能是老生常谈了。本想三言两语的,想不到说着说着就多了,一看打了这么多字,实在不舍得,就放在自己的博客里面吧!以下便是回复全文:




“看来我们还不是很清楚国家、政府对于百姓的义务是什么。在任何国家,老有所依、老有所养是任何一个政府应该做的事。唯独中国政府,搞城乡二元体制,把人民分成三六九等,最底下的就是百姓,他们没有医疗保险,退休基金等等,这些都是我们的制度问题。中国现在没有能力吗?不是,我们有,但是我们百姓却并不知道,好像生老病死都是天命,跟政府没有关系,但是,请大家换一个角度想一想:政府,是谁养活的?不就是我们百姓吗?大家不要以为自己的工资低,所以自己没有纳税,其实您错了,中国的苛捐杂税甚于中国任何一个朝代。在中国,无论你做什么,只要你消费,你就要纳税,甚至你去菜市场买菜,其实你也间接的缴纳了税金,要知道,一个菜摊子,工商部门也要每天收取费用,菜农每天站在那里卖菜,他肯定要有利润,这个被收缴去的钱,肯定要从我们买菜人这里赚回去。

由于连年来我国税收增长率高出GDP增长率一倍多,而2007年的税收增长超过GDP增长两倍,税收占GDP的比例不断上升,全国人民所创造的财富中有更大的比例被政府征收,留下给百姓就越来越少。税收低的时候它对收入分配的影响不大。但是税收高的时候它对收入分配的影响越来越大。税收的一个重要功能就是调节收入差距。其原则是从富人那里多征一点,用于帮助低收入阶层的教育,医疗,养老、保险、市内交通等等开支。一般所采取的办法是累进所得税。可是在我国,由于财产性收入很难征到税,所得税征收的对象主要是工资所得,而财产所得是富人的主要收入来源。结果是富人收入中有较大的部分没有交税。



大家对税收的印象主要是从个人所得税来的,有些收入低的人不交个人所得税,就以为自己没交税。其实在总税收中个人所得税只占7%,其余的93%也都是从老百姓那儿征来的。我国的政府很聪明,收了税还不让你知道。不像大部分别的国家,从百姓那儿收了多少税必须清清楚楚地告诉纳税人。我们从超市买东西,价格里面都包含着税,只不过收据上并不写出来。我们打电话,用电交电费,里面都有税,而且收据上都不写明白。于是大家以为政府多收了税,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关心个税的起征点是1600元还是2000元,而把纳税的大头给忽略了。



个税以外的93%的那部分都是什么税呢?按照征收的比例高低排列,最主要的是增值税,占36.7%;其次是企业所得税。占20.0%;再其次是营业税,占14.7%;再次是进口品的消费税和增值税,占14.3%。这四项税占了全部税收的85.7%。再加上个人所得税的7%,就是92.7%。其他还有消费税5.4%,关税3.3%等。要分析税是从哪儿征来的,主要是分析这几部分税收的来源。



分析税负最后是谁在负担,在经济学里叫税负的归宿,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表面上看中国的税都是企业在交。其实企业肯定会把税加到价格里去,不可能企业自己掏腰包替消费者付税。

但是从总体上可以看出,税收都直接间接跟消费有关。不论是超市买东西,或者是交电话费等等,其中都包含着增值税和营业税。连关税也是和消费有关。比如讲,进口一台发电设备,国家征收了关税。这部分税负进入到发电的成本之中,最后是由电的消费者负担的。大家去饭店吃饭,饭店有营业税,商场有增值税,喝酒,酒厂的税金仅次于烟草,我们买一个中华烟,税金占到60%强。所以说,我国的税收最终是和消费联系着的。消费多的人多纳税。不消费就不纳税。一般而言,从纳税的绝对数来看富人消费多,所以每个富人纳的税也多。穷人则相反。但是,如果拿相对值,拿纳税占收入中的比例来看,结果正好相反。富人拿的少,而穷人拿的多。



这就是我们交给政府的钱。政府就是用这些钱得以运行。并养着百万的军队,以及百万的武装警察人民警察,还有那些离退休的老干部老职工,横行霸道的公务员。这就是古已有之所谓的“苛政猛于虎也”。

人老了,谁来养活?在中国传统伦理道德笼罩下的中国人,都觉得理所当然是应该有子女来赡养,而且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而在一个体制健全的国家,老人是由政府来养活的。有人会说,国家有那么多钱吗?怎么养活的了?能!能养活!而且很简单。只要政府缺钱,只要有明确的预算以及透明的财政制度,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会愿意承担更高的税金来弥补这个缺口,相信没有人会抵触这一点。中国的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穷人的钱被剥削,而富人好似很少能够被割肉,原因就是穷人的钱只能存进个人的帐户缴纳利息税,而富人可以有自己的企业帐户甚至海外存款,以及黄金等硬通货。我们只能遭受这些的不公平。

中国政府的公车消费、公款吃喝、公费出国等各项费用,一直以来是秘而不宣的,百姓从来不知道这个数额到底有多大,保守估计均在三千亿以上。中国政府每年的福利彩票体育彩票的收入也从来都是遮遮掩掩,资金流向也从来不会老老实实告诉我们这些国家的主人,而我们只能无可奈何了。因为我们没有办法去喊出我们的不满,我们喊,他们也是置之不理,如果你要是想声音再大点,甚至过激了,他可以给你一顿拳脚,再嚷嚷,可能会把你扔监狱里面去。他们并没有把我们当主人看,他们只要自己享受,他们要的是自己的利益。哪管百姓的死活?他们的制度就是从上到下委任,而百姓根本动摇不了他们,这就是根本原因。如果百姓能够每个人手里有一张选票,那么他们就不敢如此嚣张了。

看看我们的城市,一个不足30万人的县级市,我们的公车有多少辆?奥迪很普通,桑塔纳基本上每个科室都配备一辆。看看我们市的刑警大队,这么一个单位,车牌号乱七八糟,整个院子全满了,这是哪来的车?看看那些各级党委政府,他们哪个单位没有公车?每辆车每年要消耗多少油?每辆车每年的维修费用是多少?去师苑汽修看看,司机开车去一次,车接车送不说,中午吃喝玩乐,签单闭眼一划,爱多少多少,反正有发票,这些钱,不都是我们百姓的钱吗?因为他们没有人民的参与,在财政方面自己说了算,没有了审计的监督,所以他们可以为所欲为。

美国的纽约市,属于世界上的超级大都市,但是,这个城市的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自己每天上下班都要自己搭乘地铁。英国首相布朗在休假期间,只能乘坐自己的私家车,而不能乘坐政府的公车。韩国首都首尔市,这么大的城市,人口1042.1万多人,而这个城市的政府用车只有四辆。看看我们这个城市,四辆车?还不够一个部门科室用的吧?在德国,一个女议员只因为用公车送自己的孩子上学,被记者发现并公布,结果这位女议员不得不引咎辞职。目前我国共有1.2亿人口生活困难。而1978年至2003年25年间,我国的行政管理费用已增长87倍,高于同期财政收入增长和GDP增长。行政管理费用占财政总支出的比重在1978年仅为4.71%,到2003年上升到19.03%。将2003年行政管理费用同2000年相比,三年内增长1923亿元,平均每年增长23%。



众所周知,不少地方财政支出主要用于承担财政供养人口的工资,以及向各类行政事业单位提供运转开支。一方面,由于许多地方的财政供养人口过于庞大,“官民之比”居高不下,使一些地方财政不堪重负,甚至捉襟见肘;另一方面,文山会海、“餐桌腐败”、“车轮腐败”、公款旅游等,也在大规模地侵吞有限的财政资金。此外,一些地方财政供养人口中,还混有不少“吃空饷”的“蛀虫”。最近,仅四川省就清理出3.7万多。“吃空饷”人员,每年冒领经费达6400多万元。河南也清理出2万多“吃空饷”人员,涉及资金1.53亿元。这无疑暴露出一些地方财政支出中的漏洞。可见,行政成本居高不下甚至管理失控,很可能诱发官员腐败等一系列相关问题。



如果他们真的为百姓着想,那么这些老人就不会生活的如此凄惨。也就不会有楼主这样的人的怜悯和同情。说到底,是因为我们这个国家的这种制度,这种从上而下而不是从下而上的委任体制,让他们仰人鼻息,而不管百姓的死活。

我们不必去要求太多,只要我们能够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点,那么你在任何事情上都要理直气壮一些,大家应该记得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说过的一句话:“是人民养着你们!”最近他在一次会议上,痛心疾首的告诫那些国有以及大型垄断企业的官员们:“你们身上应该流淌着道德的血液。”这句话,其实也应该送给我们的这些官员们才对!”



多说几句,昨晚跟朋友在石门一起聚餐,谈起中国人的一些关于人性方面的问题,我认为,中国的很多问题,根本原因就在于四个字:“算了算了”。当遇到不公平不公正的事,我们习惯于“算了算了”,息事宁人,不愿意计较,这种凡事不较真的态度,纵容了政府公务人员的贪赃枉法、胡作非为。如果每个中国人都敢于较真,每个人都敢于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利,任何阻力都不怕,锲而不舍、决不放弃,那么谁还能站在我们头上拉屎撒尿?比如我们去一个窗口办事,他们的态度过于冷硬甚至呵斥我们,如果我们大家都忍气吞声,那么他们就会日益嚣张,自我膨胀,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跟他们叫板,大声的质问他凭什么这样对我们,每天每个人去办事都这样质问他,他还敢这样对我们吗?关键就是我们自己把他们娇惯坏了,不能怪别人。我们应该挺起胸膛,做真正的主人才对!他们的心态需要转变,其实,首先转变的应该是我们自己。长此以往,也就不会出现我们不想看到的那些现象了。当然,这仅仅是第一步,我们需要做的还有很多很多。

(注:以上文章数据来源参考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的文章与《京华时报》的报道)






悼红轩主人

2008年7月26日

三问成都市,缘何闹折腾

总投资约12亿元,设施先进、气派堂皇,曾被宣传为成都市新标志性建筑的市行政办公中心,在日前宣布公开拍卖,收入所得全部捐献给灾区。这条消息一时成为舆论焦点,不过人们注意到,在目前的相关新闻中,有一个疑点似乎没有解开,这就是行政中心既然搬出,里面肯定有不妥之处。然而截止到目前,成都市一直没有任何这方面的解释说明。所以,我想从三个方面请教该市及一把手李春城书记。

一问李书记,该项目建设明显违反国家规定,它是怎么获得的批准?早在1999年,当时的国家计委就下发过《关于印发党政机关办公用房建设标准的通知》,其后,中央和国务院在这方面也一再三令五申,严禁高标准建设楼堂馆所尤其是党政机关办公用房。据悉,成都“鸟巢”于2003年立项,2004年开始建设,这正是“非典”过后国家严格控制基建规模时期。在这种背景下,成都市委、市政府是怎么有这么大的勇气和魄力,让一个投资12亿、占地17公顷、建筑面积37 万平方米的超大超豪华办公设施逆流而上,硬是从立项到建设顺利通过审查批准的?

二问李书记,市委、市政府搬入新居,尽管不动声色、不事张扬,但那可是非常时期。汶川地震让国人哭尽了眼泪,世界尚在悲伤之中,你们在地震的第三天却不顾一切地乔迁新居。好象没有听说成都市委、市政府办公楼在此次地震中坍塌啊?那么,是什么原因促使当地首脑机关必须要在这么一个悲伤的日子里入驻“鸟巢”?这种敢为天下先的大无畏精神,真是既惊天地也惊鬼神,一般地方、一般人别说去做,连想都不敢去想的啊。

三问李书记,既然搬进去,搬就搬了呗,为何刚收拾停当又匆匆撤出?市委、市政府一整套机关搬迁,远比一个家庭、一个单位搬家麻烦,那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所牵动的人力物力巨大,所耗费的时间周期也不会太短。汶川地震前,我所在地的党政部门也经历一次整体搬迁,前后耗时一月有余,其中的繁琐费力感受太深。成都行政中心搬迁前难道就没有考虑搬进“鸟巢”后的社会舆论?如有考虑为何要搬,搬进去刚稳定下来又仓促撤出?这儿戏似地一进一出,你们可否统计过,那要耗费多少时间,浪费多少行政成本?

总之,撇开成都市行政中心建设违反国家三令五申禁令不说,一个庞大的机构在这段时间围绕搬迁所发生的行为,看似认真负责,实际上是瞎闹折腾。可以想见,这两个月该地党政机关在这搬进搬出中,它还能拿出多少精力应付日常工作?

实际上,社会对成都市行政中心建设并不是没有提出过疑问,早在工程上马初期,网络上就出现过议论之声,建设接近尾期时,这方面的批评更为尖锐直接,当初,我便是从这批评中见识了解成都的这个宏伟工程的。可当地党委政府就是置若罔闻、充耳不闻,该建的照建,该搬的照搬,直到无可奈何时,才作出搬出决定,而且,这中间还听不到市委、政府的任何自我批评,反而,在“拍卖办公楼,所得捐给灾区”的解释下,搬出拍卖似乎倒成了义举,成为“高风亮节”的自我牺牲,很有一些把问题当成绩肯定的宣传谋略在里面。

一个省会城市在这么大的问题上敢如此折腾,敢如此理直气壮地忽悠社会和百姓,恐怕定有为市里、为李书记撑腰壮胆的原因。所以,要对以上三问作出合理回答,可能光靠李书记不行,还需要李书记们。



晨 曦

我看皮尤中心“各国国民满意度中国排第一”

俺今天闲来无事,随手码了点字,没有到就连这样心平气和的东西都贴不上国内的各大论坛,罢了,那俺只好在此基础上加大点火力了,说些不那么和谐的话了

昨天大陆海内外由中共管治的全部网站,都几乎同时转发了美国知名调查机构皮尤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一项民意调查结果《各国国民满意度中国排第一 八成国人对前景乐观》

本来对这种民调没什么兴趣的,因为自从看了何清涟老师的《雾锁中国》之后,对中共控制媒体的程度有了比较深入的认识,也知道了即使是境外媒体、机构在国内所做的调查也是需要经过中共官方的,所以PEW这个调查肯定不会例外,但既然网上骂声一片,俺也就看看吧,当然不能看断章取义的,这里先放上来原文

The Chinese Celebrate Their Roaring Economy, As They Struggle With Its Costs
http://pewglobal.org/reports/display.php?ReportID=261
这个是这次民调的汇总

The 2008 Pew Global Attitudes Survey in China
http://pewglobal.org/reports/pdf/261.pdf
这个是全文,共50页

Survey Details /民调详情
Sample Design: Probability Mode: Face-to-face adults 18 plus
Languages: Chinese (dialects: Mandarin, Henan, Sichun, Shanghaiese, Guizhou, Hebei, Shanxi, Cantonese, Guangxi, Hubei, Zhjiang, Jiangxi, Hunan, Beijingese, Dongbei, Anhui)
Fieldwork dates: March 28 - April 19, 2008
Sample size: 3,212
Margin of error: 2%

The sample, which is disproportionately representative of China’s urban areas, includes eight major cities, as well as medium-sized towns and rural areas in eight Chinese provinces. The area covered by the sample represents approximately 42% of the country’s adult population. The cities sampled were Beijing, Changsha, Chongqing, Guangzhou, Harbin, Shanghai, Wuhan and Xi’an. The towns and rural areas were sampled from the provinces of Guangxi, Guizhou, Hebei, Henan, Jiangxi, Liaoning, Shanxi and Zhejiang.

简单的说几点看法吧

1、首先,国内外中文网站转载的内容都是断章取义的,说的简单点就是只选有利于中共的数据,这一点显然的。如前所述,境外媒体、机构在国内所做的调查也是需要经过中共官方的,在这样的前提下,还要有选择地来转载部分数据,可见中共已经心虚到了何等地步

2、从现在党的喉舌、国内媒体口风上来看,一方面是声讨所谓“反华”、“歪曲”报道,恨不得把境外媒体统统戴上“反华”的高帽子,然后去游街示众;一方面又(断章取义的)转载一些对中共政府有利的消息,意思是说,看,洋大人都夸我们政府,你们老百姓还有什么话可说?

其实这种两张脸的态度早已有之,拿在全球都较有影响力的纽约时报来说,如果出现批评中国/中共的文章,多半是不会被国内转载,要转载也要加上“反华”两字;可是如果纽约时报出现对中国/中共有利的文章,国内媒体一定会大张旗鼓的转载,好像纽约时报上的称赞如同圣旨御批,洋大人一表扬,尾巴摇得都快断了

对这种态度鲜明、又自相矛盾的恶心嘴脸,俺也不想多评价什么,只能说,这还是极度自卑心理的表现,也是极其心虚的表现

3、具体的说一下PEW这个民调,个人感觉最大的硬伤在于样本。从这份报告的Survey Methods一节来看,这个样本只包括了一些城镇人口,而完全没有农村的样本,这显然完全不能代表大陆最基本的阶层划分!且不说这个致命硬伤,问题还有,这3212个样本有多少代表性?是否代表了了城镇人口的各阶层?各年龄层的人口比例又是多少?

还有是否能体现被采访者的真实想法?从Mode: Face-to-face adults 18 plus 来看,是面对面的采访,而且很有可能就是在大街上随意采访一些行人,那可以想象,在这种场合,谁会毫不顾忌的说出真实的想法?如果采访者还是大陆某媒体、机构的话(国内现行法律法规的规定,见《雾锁中国》),那被采访者能说真话的概率几乎是零!

这里还要补充说一点,从唯色女士的文章来看,西藏一些地区的政府还进行一种“侦查采访”,即政府找人冒充境外媒体去采访当地群众,如果有表露出不满情绪、讲真话的就秋后算帐,这可真是中共极权统治的一大发明!相信经过了这种“侦查采访”,老百姓面对任何人都不敢敞开心扉说真话了!

这样的问题一直可以提下去,所以俺说,这3212个样本是最大硬伤,而且哪怕只是从数量上来看,相比大陆13亿人口来说也实在是微不足道的。综上所述,这3212个样本的可靠性是非常可疑的,甚至可能根本就是虚假、捏造的,在这样的“样本”基础上的分析,难道不是可疑的吗?

4、最后,俺要说一下这个Pew Research Center,俺对民调方面无甚研究,不知道这个PEW的权威性如何,但从中共近些年对海外媒体、机构的渗透能力来看,PEW到底有什么背景、是不是它网站上宣称的是一个完全无倾向性(non-advocacy)的机构,俺是抱有一定的怀疑的,俺总有怀疑的权力吧?!

不多说了,有兴趣的看看这个报告也好,不过,俺现在对这个报告的真实性表示极大的怀疑





坐井观天斋主人于2008年7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