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8日星期一

【悼红轩】民怨就像早先沸腾的水分子

一个社会的公平公正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法律,在法律的框架之内,法无禁止皆可行。换句话说,法律只要不禁止,你就可以做。有时候,法律并不能面面俱到,一些有伤社会风化的事情多数要有一个道德的软控制。但是道德并不是强制性的,他要求人民在起码的道德框架内行事,也就是一种自制行为,知荣辱明廉耻。于是在历史以及社会演变的沉淀之下,某种特定的约定俗成的东西便慢慢的渗透到人的意识当中去,这就是道德文化。而道德的软控制没有强制性,人民也可以丢弃,当他脱离了这个约定俗成的道德控制继续偏离的时候,那么就有一个最后的底线——法律硬控制。道德和法律,不仅仅适用于个人,也适用于公权机构——政府职能部门。人有时候不要脸,政府,有时候也不要脸!人触犯了法律,可以将其绳之以法,而政府触犯了法律,却让法律无奈,百姓更无奈。



法律的实施,给了弱势一方的人民有了依靠,他可以让一个一文不名的百姓依靠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利不受强权的侵犯,也可以依据法律来讨回公道,维护权益。但是,法律有时候会让那些目不识丁的人们感觉到茫然。浩瀚的法律条文,以及适用的条款,条款的解读都让百姓望而却步,所以,任何一个国家都有法律的专业人员——律师来为人们服务。如果百姓在现在的条件之下,没有律师的帮助,那么很多官司会显得力不从心。由此看来,律师是一个社会公平正义的存在必须,接受百姓的委托运用法律的武器来维护社会的公平公正也是其职责所在,律师可以运用自己熟稔的法律常识,扬清激浊,匡扶正义。但是,明明有律师,花钱却请不到的时候,那么百姓只能是有冤无处伸,有理无处告,哑巴吃黄连了。



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区政府连续多年聘下区内所有律师,以此要求律师们不得再为“民告官”者提供法律援助。在区政府的辖区内,任何聘内的律师都不得接受民告官的案子,使得很多当地百姓在最近几年因为暴力拆迁等问题无处伸告,叫苦连天。科尔沁区政府因此年年受到上级表扬,下面的百姓怨声载道,当权者对自己的手段沾沾自喜,自称此乃:“独特做法."



政府的存在的意义,是管理社会公共事务,调整各种社会关系,管理公共服务事业,发展社会福利,为百姓谋福祉,为人民办实事。他的任何动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要为百姓着想,而绝不是把百姓放在对立面,成为新时期的阶级敌人。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区政府用如此拙劣的手段,来抵制百姓的正常诉求,这分明就是让民怨继续累积发酵,从而导致干群关系愈发紧张,让百姓对政府更加恨之入骨,势同水火,激化了社会矛盾。这也显然与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相违背。



首先,科尔沁区政府这种垄断律师资源的手法是滥用行政职权的恶劣表现,剥夺了律师的正当权益。其次,这种做法破坏了司法公正的良好环境,阻碍了老百姓正常寻求法律援助的途径。最后,这种做法严重阻碍了民主法制前进的步伐。让百姓维权变得更加艰难,只能让权贵更加肆无忌惮的践踏法律,更加贪得无厌的侵夺百姓利益,而这些,当地政府视而不见,反而利用行政之手为邪恶张目。政府官员的这种“独特做法”,严重侵犯百姓利益,跟国家提倡的构建和谐社会的政治愿景南辕北辙。



中国已经稳步进入公民社会,在当前社会形势下,社会矛盾已经日趋紧张,干群关系到了非常严峻的地步。而渐渐觉醒的人们越来越看重法律所赋予的各种公民权利,一些地方政府无视国家政策的三令五申,也无视行政法规的施行正确与否,继续与国家政策对着干,明目张胆的继续违法拆迁,暴力拆迁,剥夺百姓利益侵占百姓地产大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出卖百姓利益,圈地卖地,与地产开发商沆瀣一气勾搭成奸形成利益共同体,肆意使用国家机器,让公安机关为其鸣锣开道,充当打手,再把律师队伍进行收编整肃,如此一来,百姓哪里还有什么活路?



历史不是由当权者书写的,在任何一个朝代更迭的转折点上,我们都能够读到一些让人耳熟能详的社会现实。当一个政府僵化到不再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的时候,当一个政府无视百姓生存疾苦继续为所欲为的时候,当民间的积怨持续发酵到了即将砰然爆发而当权者仍然浑然不觉的时候,那么历史将会翻开新的一页,而那些伤透了百姓的心的官员们以及党派,永远不会再有翻身的机会。



民怨就像早先沸腾的水分子,先沸腾一部分,而旁观者也是水,他们都有一颗容易发热的心,也因为他们惺惺相惜的缘故,使得他们紧密团结在了一起,先沸腾的水分子传递了自己的热量,让身边的水分子持续地发热,最终导致了全面地沸腾。









悼红轩主人

2008年7月28日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