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日星期五

【悼红轩】知识分子的良心

今天看到《南方周末》上面的文章,作者是冯八飞,文章的名字叫《请问候劳鹤》。这篇文章记录了关于纳粹德国时期的知识分子以及科学家在大的政治环境下的情形。爱因斯坦在1940年的时候,辞去斯图加特理工高校校长的物理学家埃瓦德在拜见了爱因斯坦即将离开的时候,爱因斯坦嘱咐:“请问候劳鹤。”埃瓦德随口说:“也问候普朗克吧?”话音未落,爱因斯坦重复道:“请问候劳鹤。”从这里可以看出,爱因斯坦对问候劳鹤而不问候普朗克是不容置疑的,至于爱因斯坦为什么如此坚定的要埃瓦德问候劳鹤,其实关键的问题就是验证了那句话:吾爱吾师,但我更爱真理。

作为一个秉持良知的科学家,爱因斯坦迫于纳粹的荼毒不得不离开德国而定居美国,留在德国的一批科学家以及知识分子在政治舞台上迎风舞蹈,泯灭了自己的良心,为纳粹张目,戈培尔就是一个典型。1935年5月10日夜里,纳粹德国的宣传部长戈培尔,这个才华横溢的文学青年在柏林倍倍尔广场发动了媲美秦始皇的“公焚非德意志著作”活动。在广场上点火的,是高呼“希特勒万岁”的一大批柏林大学生。戈培尔激情洋溢地向他们演讲:“德国人民的灵魂将再度涅槃。这火光结束了旧时代,更照亮了新时代。”第二天,焚书推向全国,殃及马克思、恩格斯、卢森堡、李卜克内西、梅林和海涅等等。爱因斯坦作为自然科学家的代表,也光荣地躬逢其盛。

伟大的戈培尔用这个伟大的夜晚实现了他文学青年的光荣与梦想——走入历史。作为每一部德国史都不得不提的遗臭万年的“焚书者”!而我们当今的一些鹦鹉学者、御用文人,其无耻的程度与戈培尔有过之而无不及,前有含泪相劝的政治鹦鹉余秋雨,后有山东作协的坐在坟墓里看奥运、即使做鬼也幸福的王兆山,这些吮痈舔痔的巧嘴八哥、买办鹦鹉们,也将会走进历史,“名垂千古”。

在德国,纳粹的邪恶之手无处不在,在学术领域,无人能为爱因斯坦出头辩护,只有劳鹤敢于站出来公开挺他,当时的政治气候,劳鹤能够作出这样的举动,不仅仅是一个人的良心,在良心的基础上,还有必要的勇敢,在德国,只有劳鹤,只有他——敢。

所有伟大者的伟大都是相同的。卑微者各有各的卑微。爱因斯坦在致友人的信中说道:“您知道我从未‘在道德和政治方面’高估德国人。但我必须承认,他们残暴和怯懦的程度让我吃惊。”这句话,放在我们中国,有多么的贴切?是的,纳粹横行德国,荼毒人民,一大半归咎于他们背后那些沉默怯懦的德国知识分子——这些站在历史耻辱台上的责无旁贷的沉默的胁从犯!而当今的中国呢?我们的知识分子,又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历史,该如何来评判他们现在的行为?

康德在《实践理性批判》中有一句名言:

“良心,就是我们自己意识到内心法庭的存在!”

在希特勒面前连话都说不清楚的普朗克,纳粹倒台后却站出来说话了:“纳粹像一阵狂风横扫整个国家,我们束手无策,只能像风中之树般听凭摆布。”

也许我们这一代已经等不到那一天,不过我相信,类似普朗克的这段话,在中国,也会重演。



悼红轩主人

2008年8月1日星期五

【悼红轩】宵小的卑鄙来源于基因

人在做坏事的时候,是很不希望别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的,所以他们有很多办法来掩盖自己,比如蒙面。当他要做某件坏事之前,他会先考虑到自己的身份会不会被人发现,为了保全自己,他就用一些东西遮掩了自己的脸,让受害一方无法辨认他到底是谁,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所以这个社会才显得斑驳陆离五彩斑斓,虽然大的趋势人心都是向善,可是总会有一些宵小之辈活跃其间。所谓江湖险恶,人心难测。有些人是为了利益,有些人是为了名誉,他们的目的昭然若揭,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难有圣人超人般的利人损己。而有些无耻之徒,他们并没有什么利益瓜葛,他们的目的,只不过就是为了那种背后捅刀的快感,他们并不会因为自己的行为而感到惭愧,也从来不考虑他的行为会给对方造成什么样的伤害,这种人,就是我们常说的那种小人。



君子与小人斗法,从来都是小人赢而君子败,只因为君子不懂小人的逻辑。很多受到伤害的人经常无助无奈的喊:“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或者是:“我哪儿对不起他啊?”这显得有些凄凉和无奈了,甚至可怜见的,善良的人啊,你要知道,小人,从来不会这么想,他们在做那些伤害别人的事的时候,也从来不会停下来,扪心自问一番。



记得四川地震的时候,有个女孩子因为说了一些不太中听的话,结果导致网络暴民的人肉搜索,最后甚至连生日以及照片都被人公诸于众,这是让她始料未及的,当彻查此事的热心网友将相关的资料交给她的时候,她竟然发现了自己亲近的朋友的名字,原来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出卖了她,历历在目由不得她不信,她痛苦无比,最终退学离开那所学校。这就是人,伤害你的,可能并不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更多更深切的伤害,其实就是来自你的身边,最让人痛苦的是,我们竟浑然不知。



我父亲在我小的时候,村里选举村长,有人围拢在一起谈候选人,让我父亲评价某位候选人,我父亲说了一句话我记得清楚,他说那个候选人:“满嘴的仁义道德,一肚子的男盗女娼。”我那时候还小,并不能理解这话的根本含义,等到我长大了,踏上社会,我才发现这样的人真的存在。这种人格裂变的人在我们身边比比皆是,落井下石者在我们国家从来就不乏其人,而表面上冠冕堂皇实际上背后行苟且之事的人,多不胜数。只是,我们并不能清晰的分辨。人与人相处,很多时候也有一些道德规范的,所以在说和做的时候,每个人内心都有衡量,我的所说所做,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这是起码的准则,不能伤及无辜,也不能昧着自己的良心去做那些事。昧,亦即蒙昧,蒙昧的含义,很大程度上是并不自知,并不是自己故意蒙蔽,而是因为思想深度以及觉悟的高低所决定的。所以很多人觉得盗窃是不道德的,而偏偏有人还在偷,这就是这个症结的根本原因——他们思想上有别一番逻辑。



有些人你无法跟他讲道理,就是因为他的思维逻辑是与常人不同的。比如谁都知道妈妈的伟大,任何人都不能去侮辱自己的妈妈,但是小人却可以信口开河的骂别人,而自己就不容许别人回敬给他,这就是他的逻辑。我骂你可以,你骂我,不行!由此可见,宵小之辈的逻辑有多么吊诡。



在网络上,因为不必将自己的真实身份泄露,可以畅所欲言,而有些人的ID因为经常的使用,也被人所熟知,所以在他将要实施语言攻击的时候,他就会变换ID,这也是“蒙面”之一种。他自己更换ID是因为知道自己做的事很卑鄙,但是他还要去做,只能说他们在现实生活中也很猥琐卑鄙。因为互联网的虚拟,让人性得以放大,使得很多小人在这里可以为所欲为,大行其道,他们恶毒的唾液随时可以喷向任何一个人,即使你是他的朋友。



小人,在科学领域,尚待证实的就是基因的传承问题。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这种血统论在以前被鞭笞,可是现实生活中我们不得不承认,很多人的个性以及喜好确实有上一代人的影子。所以说,宵小之辈的家族,从来就是盛产卑鄙小人的家族,他的遗传基因决定了他是个什么样的人,那么他的后代,也将将他的卑鄙无耻继续发扬光大,为这个尚需完善的社会贡献他们无耻的力量,让这个社会继续险恶下去,斑斓下去。









悼红轩主人

2008年8月1日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