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5日星期五

【悼红轩】让谎言的种子不再发芽

历史是由人民来书写的,而绝不是那些统治阶级下设的官办机构。历史要规范,不是苛求,历史要客观公正,不能戴上有色眼镜,更不能为了政治需要去编造历史。就像著名的历史学家徐中约著《中国近代史》,他详尽而全面对中国几百年来的历史作了记录,一直到他去世之前,他还在陆续的补写中国所发生的一切,一直记录到1989之后。那些真实的历史史实,相信总会有一天让更多的百姓知道。如今,我们生活在这个充满了谎言的国家里,一个个谎言被相继揭穿,就像一个个有力的耳光,扇在了执政党的脸上。

从小我们接受教育,党告诉我们,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资本主义国家是残酷的剥削,我们被解放后推翻了压在我们身上的三座大山,书本上还告诉我们,国民党一直都是消极抗日,是共产党领导了百姓把日本鬼子赶出了中国;国民党的败走是民心所向的证明;周恩来死后联合国破例为他降了半旗;当年的张思德为人民烧木炭土窑垮塌死亡,所以毛主席题词“为人民服务”;当年的三五九旅种植的“遍地都是庄稼”;他们还说,周扒皮、刘文彩都是坏得头顶长疮脚底淌脓的大地主……

其实,我们一直都是在这些谎言里长大的,直到今天,也生活在谎言当中而不自知。我们在他们编造的美梦里企盼美好的未来到来,而今,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发现,原来这些全是彻头彻尾的谎言。事实证明,西方那些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人民,其实很幸福,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恰恰是我们自己。我们推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却迎来了医疗、住房、 教育这三座新的大山,而且真真切切的让我们无处可逃。他们说国民党消极抗日,看看那段历史,我们发现,原来消极抗日的正是他们自己,所谓的平型关大捷,也不过是一次大的战役中开始的一小部分,却贪功邀赏一样在全国大肆的宣传,在历史课本上浓墨重彩狠狠地写了一通,让我们感觉国民党真笨蛋,看我们共产党多厉害!为什么不想一想,八年的抗战啊!我们仅仅就这么多吗?既然国民党没有抗日,为什么日本投降签字的时候,要和国民党签呢?那投降书迄今还在台湾那里,这是为什么?自己不抗日,却夺取了这个政权,当然有点说不过去,跟人民,跟历史也无法交待,所以就开始撒谎,这我能想到。有人说,这不正是民心所向吗?人民支持他,所以他胜利了,国民党失败了。其实只要稍微一解释,就可以说得清楚。在当时,国民党的兵力和共产党的兵力,抗日之前和之后,如图所示:





共产党在国民党政府统治时期,因为在城市里历次工人运动都以失败而告终,不得不转入农村,实施他们的农村包围城市战略。农村当时的问题很明显,就像我们现在的社会,富裕人家与穷困百姓之间的仇恨。共产党煽动那些地痞流氓成立分田地的组织,召开动员大会,把那些富裕人家的财产统统分到了百姓手里,然后将那些有钱人全部弄死了事。试问: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国民党政府能不管吗?如此的无法无天,蒋介石能视而不见吗?所以要剿灭这个土匪组织。于是他们逃跑,走到哪,哪儿的富裕人家就要遭殃。狼狈逃窜到了延安,只剩下2万余人(美其名曰万里长征)。这个时候,日本开始入侵,张学良带领东北军进行最后的歼灭,结果共产党一边嘶喊着“停止内战,共同抗日”一边统战张学良、杨虎城等人。并且了解了东北军的软肋,一直因为日本占领了东北而不能回家,相思苦最难熬,这些土匪就唱着东北民歌,喊着老乡、同胞,使得他们一直“剿匪不力”。蒋介石一直在计划抗日,但是他的理论是“攘外必先安内”,这个论断在当时是非常正确的。因为论军事实力,我们绝对不是日本人的对手,打,必须打也肯定要打!但是,一旦开打,只有输没有赢。他已经深刻的看到了这一点(时候张学良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自己承认,在西安事变扣押了蒋介石之后,蒋介石的秘书要他拿那个蒋介石的皮包,在那皮包里面有一本日记,张学良看到了蒋介石的日记里面详细的计划了抗日的部署,所以他迄今为止都没有回过大陆,他自己觉得愧对中国人民)。而在注定失败的情况下,国内还有这么一股子土匪在农村打地主、捆乡绅、分田地、扰乱社会治安,而且一直在以财产和土地来拉拢、挟持中国的那些百姓,怎么能打日本?任何一个有战略眼光的人都应该看出,当时确实是应该首先消灭这群匪众,否则,人民不安啊!

因为张学良的“西安事变”,使得苟延残喘的共产党终于有了活下来的机会。于是蒋介石在全国的抗议声中,开始抗日。整整八年,共产党八年的时间,残害了多少百姓?扰乱了地方经济,种植大面积的鸦片残害国民。那首著名的《南泥湾》,三五九旅种植的那“遍地是庄稼”,其实是鸦片,那花篮的花儿香,那花,其实是“罂粟花”。而烧制鸦片被土窑砸死的张思德,却被他们说成了烧木炭的“为人民服务”的英雄!他们烧制了烟土,然后全国性的贩卖,以此来充当军饷。大家想一想,从清朝开始,我们这个国家就和鸦片结下不共戴天之仇,人人皆知鸦片对人的毒害,而共产党,为了养军队,就可以残害国人。当时,他们强制要求陕西的百姓种植鸦片,并且在北方地区控制私盐,抬高价格。等国民党抗日回来,兵力损失惨重的时候,共产党终于开始反扑了!开始要“解放全中国”了,这就是他们的历史!

他们塑造一大批邪恶的地主形象,而今,那些不曾遗忘的人民站出来,为那些冤死的地主正名。在记实文学《半夜鸡叫》中,周扒皮(周富春)为了谋取自己的利益(多耪几亩地)而三翻两次的冒充公鸡打鸣,打搅广大长工们的正常休息,广大长工们在给周扒皮做工的时候起五更爬半夜,吃不好、喝不好、睡不好……工作辛苦,待遇也低,而且还的超负荷加班(半夜鸡叫)。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如今那些曾经和周扒皮一起的农民告诉我们,其实当时的周扒皮并不是这样的人。相反,他对于和气,从来不对百姓吹胡子瞪眼,百姓去干活,从来都是吃好穿好,周富春是个勤俭、精明的农家子弟,他一点点地攒钱、置地。他的勤俭甚至到了苛刻的程度。在黄店屯,年长些与周春富有过接触的老人都知道,“周春富这人无论吃的还是穿的,都很寒碜,裤腰带都不舍得买,是用破布条搓的。”周春富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抠门。一个流传甚广的细节是,“周家吃剩的粉条用筷子捞出来,放到盖子上晒干了日后吃。”在周家做过多年长工的王义帧回忆说,周春富从“从不闲着”,伙计铡草的时候他帮着续草,他续草铡出的苞米秸长短匀齐,牲口爱吃。“有个特殊要求,无论是伙计还是儿女媳妇,干活时不准穿红挂绿,怕粘灰就不能撒手干。”

1947年12月的某天,黄店屯的男女老少都被通知去村小学。“周春富被拎过来,贫下中农代表们控诉完毕之后,上去围攻,打啊踢啊。” 阎振明至今还记得当年的场景。没有敢不上去打,不打就说明你思想有问题。“谁敢不踢啊,阶级斗争,阶级一划分那就是敌人。你不踢,不表态,就说明阶级立场有问题。”于是很多百姓不得不上台去装得受尽了折磨吃尽了苦头一样,狠狠的打,最终,这位因为凭借自己的辛苦努力换得幸福生活的周富春老人,被活活的打死在了台上。就是这样的一个政权,他们就是这样,挟持了百姓,让人民昧着良心干出这样的事,然后捆绑了百姓的恐惧,换来对他们的支持,难道这也是民心所向?这个周富春周扒皮的形象,是政治上的需要,他们为了自己的伟光正,什么都可以撒谎!

1958年,四川大地主刘文彩的坟墓被挖掘,那群无知无畏的年轻人一涌而上,把棺材主人从墓穴中抛出来,抛到杂草丛生的河滩上。在毁墓过程中,守墓人刘清山尚健在。这位老人出身贫农,按说根红叶正;但他却完全无法理解毁墓掘尸这一革命行动。固执的老人忠于职守,跑前跑后地劝说、阻止激动的人群,他当然是白费心思。四天后,又气又急的刘清山老人便死在了墓旁。被从墓穴中抛出来的尸首,在凄风苦雨中一天天腐烂,只剩得几根白骨。据说白骨被好心人用衣服包了,悄悄掩埋在至今未披露的一个神秘的地方。本来在九泉之下、与世无争的刘文彩,就这样开始了他被“发现”、被“创造”的历史。那个炮制出“水牢”的冷月英在后来记者采访的时候,回避记者的问题,一直闪烁其词,后来她被追问急了,说了这么一段话:“我记不起了,好多年的事,咋记得嘛?我住院时,医生不要我回忆以往的事,怕我又气病了。县革委会指示,叫我不要随便说,随便哪里索词都不要说,除非有组织部的介绍信和革委会开的证明才说。”御用文人走狗郭沫若写出了这么一段话:

一入收租院,难忘阶级仇。大邑土豪恶霸,暴发一家刘。水牢地牢连比,长枪短枪无数,随意断人头。苦海穷人血,粮仓地主楼。 

飞轮转,弹鞭动,鬼神愁。荒淫无耻,佛殿金钟伴玉瓯。转瞬人间换了,活把阎王骇死,万众竟来游。教育耿千载,风雷震五洲。

当年语文课文上《收租院》有几句话我们应该都记得,那就是“四方土地都姓刘,千家万户血泪仇”、“地主的斗,张着血淋淋的口”,真实的刘文彩到底是个什么人呢?真的像共产党所说的那样十恶不赦吗?如果我们到了四川问一下,刘文彩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相信百姓会给我们一个说法。迄今为止,刘文彩建设的学校还在使用。他修桥铺路、接济穷人、为了兴办教育,他赔换田地1300亩,投资3点5亿修建文彩中学(现在的安仁中学),为新中国培养出如现中科院院士高登义等一批优秀的社会主义建设人才. 刘文彩为了安仁中学能用上电,自己又出钱修了一座电站专供学校和安仁镇使用。另外安仁镇现存的很多古街都是刘带头号召各个乡绅一起修的!刘文彩家乡的不少农民回忆说,刘待人厚道,常对邻里乡亲扶危济困,特别是到晚年兴办了当时全四川师资设备最好的文彩中学,并刻碑明示:学校成立之日,刘家不再对校产拥有所有权和使用权。最需要指出的是:刘文彩的家中从来就没有设什么"水牢"、"地牢"、"行刑室",那些都是共产党伪造的赝品。"水牢"原本是存放鸦片的仓库,而"刑具室"、"行刑室"只不过是刘家摆放瓷器和年货的储存间。事实上,我们原来关于刘文彩的许多恐怖性的记忆和联想,都是基于当时某种政治需要而被刻意夸张和虚构出来的。

只要是为了他们自己的政治需要,黑的,他能说成白的,白的,他能整成黑的,死的,他能整活的,活的,他能弄成死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党在领导着我们,而且迄今,他们仍然掌握着话语权,继续蒙骗人民。殊不知真相是掩埋不了,人民也不会永远这样傻下去,总有明白的那一天。





悼红轩主人

2008年8月15日星期五

【悼红轩】送给一个愤青的一封信

收到一个辱骂我的愤青一封信,回复如下:

您这样的人,我不稀罕您做我的粉丝。得到您的错爱,是我的耻辱。我是中国人,正因为我爱这个国家,所以我才说出这些存在的弊病。我说,是因为我希望他能改变,而不是沉默着,让他永远这样烂败下去。我们的这个国家,如果继续这样走下去,真的很危险,十几亿人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我们不希望这个国家富强吗?殊途同归,只是我们爱的方式不一样。

当我看见这些问题的时候,我大胆地说出来,我尽到了一个公民的责任,而不是像您那样,看起来这个国家什么都好、什么都美妙无比,一个人如果有缺点却不许别人说,那么这个人是不对的,大到一个国家,也是如此。而我所说的,得不到您的认同,只能说我们的思想方面有许多的不一样的地方罢了。但是我保留我的看法,您也应该保留,相信会有历史的公判!但是绝不是你们这样子行事,谩骂、指责,不分青红皂白的咒骂能解决问题吗?辱骂也许能逞一时口舌之快,却只能显得你们的素质尚需提高,你们一旦开骂,其实就把自己搞到有点自己作践自己的地步了。谁没有爸爸妈妈、兄弟姐妹?难道自己的亲人是让你们可以随便就骂的吗?骂如果能解决问题,就像你们所说的,日本那个国家,叫上我们十几亿人一起对着日本方面开骂,日本难道就投降了吗?台湾就能回归了吗?骂是无能的表现,甚至骂还不如暴力来得直接。暴力起码是面对面的行为,敢于担当,敢于承担责任。而你们在网络上如此作为,甚至连注册都不敢,只是匿名的谩骂,就显得你人格的猥琐与卑鄙。

爱国,这是你们的道德大旗!以为只要是爱国,好似什么都是正确。殊不知,这个国有时候他并不可爱,甚至有时候会很可憎。你说运动员的问题,一个国家为了体育赛事专门从上到下搞出这些体育机构,花掉了多少纳税人的钱?一个运动员培养出来,要有多少相关人员作陪?中国足球队这几十人,每天吃饭每人就是几百元,还有住宿、交通等各项费用,这些都要我们国民掏钱埋单。还有那些重量级别的举重等运动员,他们为了保持自己的体重,每天吃的喝的都是什么?其中有一个女运动员,胖的不成体统,教练每天要她吃两只老母鸡来保持她的体重,这是不是有点变态?那些体操运动员,在采访时直接就说已经两年没有回家了,封闭式的训练,这样的训练,人道不人道不说,就是成绩,拿不到金牌,上帝也不会相信。

就是这样的专业队伍,拿金牌谁会觉得奇怪?拿不到金牌才让人感觉奇怪呢!看看体育强国美国,那才是真正的全民体育的最佳证明,除了他们爱好的体育运动项目,平常其实有自己的工作。记得上次他们采访美国的运动员,好像是一个快艇项目的几个人,他们每周只有一下午的时间见面一起训练,其他的时间他们必须工作才行。而他们几个人,一直是奥运记录的保持者!我们呢?即使战胜了他们,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运动员得了金牌,国家又一次奖励数目不菲的金钱。以金钱作诱惑,试问:这些钱又是哪里来的?国家体育总局自己会印刷?中国的体育事业,是一个劳民伤财、中看不中吃的花架子,是那些体育圈子里面的官员们邀宠拍马的好平台,运动员得了冠军,那些官员比运动员本人还高兴,因为自己又有资格升迁、调动、提高薪酬待遇了!对国家来说,体育是面子工程、政绩工程,对百姓来说,这是敲骨吸髓的怪物,早取缔早好,省下那些钱,用在教育、医疗、保险等方面,把本应该给百姓的钱用在百姓身上才是王道。所以我们说,要人权不要金牌,要切身的幸福不要光鲜的面子!

地震灾难,官方一直在回避,这个是不容置疑的。你们一直说有说,是的,解说员一带而过,说那个孩子是地震灾区来的孩子,这就够了吗?正面的回应一下,显得我们更加人道一些。世界上不是一直在批评我们的人权状况的恶劣吗?作秀一把,显得我们注重人权,不是更好吗?短短两个月的时间,我们就一个个噤若寒蝉了,加速你们这些脑残的遗忘,好似这事提不得,你怕什么?怕百姓骂你豆腐渣工程?担心这个是网特,那个居心叵测,成天诚惶诚恐,有这么强的心理素质去抵抗这些内心的恐惧,还有什么可怕的?我记得有句话说的好:那些制造恐惧的人,其实他们的内心比我们还要恐惧。

你说我是一个传教士,如果我能够格,那么我甘愿做一个传道士。我传达的是一种思想。我的文章只是给了大家一个不一样的角度去看问题,而且我知道,很有作用!那么我会继续下去。

最后说一点:请不要骂我的亲人,你们可以骂我本人。有很多留言我都删除了,是因为我不希望看我文章的朋友看到,真的很不雅!





悼红轩主人

2008年8月14日晚22:32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