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7日星期日

【悼红轩】由和讯网删除我的文章说起

和讯网的博客大概是我07年的时候注册的,注册之后,很少发什么文章。那时候自己搞了一个地方性的门户网站,所以自己的文章一般都发表在自己的网站博客以及论坛上。因为我个人的文章经常戳到他们的屁眼,他们便时常关闭我的网站IP,我删除那些文章后方能正常访问。因为我的桀骜不驯,据理力争,导致网站经常性的无法访问。总是胳膊跟大腿过不去,无奈之下最终我关闭了那个网站。
我个人的判断,很多大型的网站,他们是不会强制关闭的,像我那种业余爱好似的小网站,他们威风凛凛颐指气使想关就关。面对那些每天点击量上千万的大型门户网站,强制关闭肯定要造成非常大的影响,近几年国际上一直对中国的新闻自由、言论自由批评之声不绝于耳,甚至越来越严重,所以他们还是比较谨慎对待的。和讯这次删除我的文章,我没有忍气吞声,首先我在站内联系他们的管理人员,要求他们给个说法,一直没有人回复。之后我打电话到和讯公司,结果无人接听。于是我留言给他们:如果第二天中午之前仍然不能给我恢复,我将撤离和讯。结果是他们真的置之不理,也许他们是因为星期六的原因,无人值守,那为什么文章却可以随时就删除?失去我一个注册用户对和讯来说不足为奇,不过我的博客的点击量每天都是很稳定的,从一天上千到几万,这对他们和讯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用户。失去我,损失的是他们自己,如果大家都能像我这样,身体力行,一旦他们删除我们的文章,就立即声讨谴责,并毫不犹豫的拒绝登陆他的网站,积少成多,这些公司也就会意识到自己为当局如此吮痈舔痔的后果是多么愚蠢,那么全国的大型网站为了流量的增加会与当局玩玩猫捉老鼠的游戏。虽然话语权不在他们手里,总比我们一个小网民的声音要大的多,那样下去,中国的互联网媒体也许会得到更宽的尺度。只要大家心连心,网民、网站联合起来,当局不能不考虑影响。他们不怕国内的百姓怨愤,因为正是因为我们百姓不团结,就像马克思说的那样,我们就是一个个的土豆,如果大家团结起来,相信这种网络上的钳制会得到大的改善。让人说几句真有那么可怕吗?
网站的编辑我也接触过几个,他们跟我谈起关于文章删除以及敏感字的搜索过滤的时候,也是唉声叹气,甚至比我骂的还要凶,我说为什么你们自己不顶住压力呢?他们说也顶,可那是丢饭碗的事,你顶人家不顶,吃亏的还是你自己。你不干一大堆的人等着你这个位置呢!还有就是别的网站,你们想给网民多一点自由,但是人家不这么做,谁能跟你拧成一股绳?所以大家就成了现在这个局面,网民骂声四起,他们无奈只能忍气吞声的删帖不止。有个江苏的官方网站的朋友说,很多时候,在他闲暇的时候,也会发一些文章斥责当局的限制言论自由,不过他不发在自己管理的网站上,他发在别人的网站上,他说:“你以为我们就不恨啊?我们比你们还要恨!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中国人几千年受剥削,遭受官员的欺压,忍耐力全球第一绝不是危言耸听,这个肯定得金牌,而且绝对没有异议。历朝历代,不折腾上七八代子孙,不到易子而食、饿殍遍野、做奴隶而不得的时候,断不会揭竿而起的。陈胜吴广当年大泽乡“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呼声,也是在横竖是死的利益权衡之下逼出来的。如果当时不是延期必斩,他也断不会做这样的风险举动。更何况现在的国人吃得饱穿得暖,闭上眼地大物博、人口众多,睁开眼嘴上八卦、街上国骂,如此稳稳当当的做奴隶,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鲁迅有句话说的好,“贪安稳就没有自由,要自由就要历些危险。只有这两条路。”
一个社会的进步,很大程度上是由人民的思想意识决定的。在严酷的政治条件下,想要找到一点缝隙喘息,不仅仅是智慧,更多的是勇气。怀着一种大无畏的精神,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心态去争取属于自己的权利,每一个人都敢于说“不”,我相信我们的民族性格里面只要有这种特质,那么这个国家没有理由不改变。自己不争气,怨不得人家来欺压,这样天生的奴才性格,不欺压都是罪过了。
前几天听说有几个外国人在TAM打着民主人权的旗帜示威,结果他们的遭遇是我们国人纷纷投掷鸡蛋并羞辱谩骂,这让我深深的感觉到了悲痛的滋味。我不知道那三个外国人遭受了中国人愤怒的鸡蛋之后内心有多么悲伤、尴尬,但是我相信我比他们还要痛苦。这些投掷鸡蛋的国民让我想起了朝鲜几个运动员到韩国的时候看见他们伟大的领袖金正日的在大街上的画像因为被雨水浸湿而怀抱画像嚎啕大哭如丧考妣,引起世界人民的关注,被强奸久了反而习惯了那种滋味,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外在表现,我们的国人,如今此症状的人群也已经成熟并越来越发展壮大了起来。
我的女友(暂且称之)前几天在网上询问我到底是不是入了某个集团组织,所以才撰文“反华”。写几篇文章,要点自由、谈谈民主,就成了他们口中某种可怕的势力,这种典型的文革心态,真让我哭笑不得,我以为她是开玩笑的。不想她回老家的那几天,煞有介事的为此疑问又打电话过来,问我到底是不是真的参与了,要我老实交代,这就让我有点吃惊的很了。究竟是什么样的灌输手段能够让这些人对这些荒谬绝伦的理论深信不疑?这种心态为何如此历久弥坚,毫无衰败颓势的迹象?是因为国人的血质、还是基因构造的特殊性?
这次的奥运会,又一次让那些愤愤们热血沸腾了。青筋暴露的嘶喊着“中国加油”,直至泪水磅礴,唱着“不愿做奴隶的人民”的国歌,却不知自己正是被奴役着的羔羊。唱得慷慨激扬,表情气象万千,好一个崛起的大国呵!民族主义情绪又一次空前高涨,赛场上的呐喊振聋发聩,简直就是狭隘民族主义的怪兽在怒吼!那种视对方如仇寇的竞赛心态在国人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到底是综合国力崛起了,还是自己意淫崛起了,我想每个人心里都清楚的很。
每个人都安于现状,并寄望于政治方面的改良,其实无异于与虎谋皮。要知道,中国历来面对改革的时候,“曾经阔气的要复古,正在阔气的要保持现状,未曾阔气的要革新”,这都反映了人的理性利己的真实性。而国家如今走到今天,到底改还是不改,我想只要每一个真正向往民主自由的人心里都是一个肯定的回答。有人说每个方面都必须考虑到,要慢慢来,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人耗不起,这一个慢慢来,不知要不要几个世纪,我可不想死前跟我子孙来上句“但悲不见九州同”、“ 家祭无忘告乃翁”。我也很不想把这样的一个国家留给我的子孙后代。 改造自己,总比禁止别人来的难,这是鲁迅说的,他还说,假使做事要面面顾到,那就什么事都不能做了。见招拆招嘛!当初的理论、主义、思想都是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形成并适用的,如今境易时移,当初的那些东西已经根本不能完全符合当前的社会现状,那么我们也应该审时度势的进行适当的调整。如果冲突大,拐不过弯,那就需要有高超的政治魄力与智慧来推进,改革若是畏首畏尾,前怕狼后怕虎,看起来很谨慎、很负责,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什么你慢慢来,其实根本就是思想上没有完全的解放,压根你就是在跟十三亿人民玩政治魔术罢了,你的魔术,拙劣的很。群众的眼睛不是雪亮的吗?难道现在十三亿人又成了你们嘴里的“一小撮”不明真相的群众了?
(顺便带一句:以后辞海、词典里面,在量词上要添加“撮”字,人,也可以用“撮”来量化的)



悼红轩主人
2008年8月17日星期日 凌晨3:26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