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1日星期四

【悼红轩】有限的言论自由

我是一个什么人,这让我困惑。对于我个人的诟谇谣诼,曾经如利剑一般直插胸膛,见得多了,也就不觉得的奇怪。渐渐的可以坦然处之。不是自己麻木,而是知道了人只要活着,这些遭遇根本就无法避免,哪怕你是圣人,都可以成为别人嘴上的谈资。话语成了武器,从翕动的嘴唇与翻卷的舌尖滑出去,在鸣啭与奸笑中,含沙射影,杀人于无形。

小人的嘴脸,到底是什么样的,我无法去描述,但是小人的行径,大抵不外乎攻击、谩骂这些低劣的伎俩,要说高明一点的手段,确实乏善可陈。实在自己太不争气,小人却从来不觉得自己所说所做有点太过分,反而觉得是“替天行道”。当年红卫兵对着那些知识分子的打、砸、抢、烧、斗,也大有“替天行道”的大思想在里面的。有些人分不清是非,总觉得谁的声音大,谁就是道德高标者,追随准没错,殊不知很多时候,邪恶真的会战胜正义,而且一旦战胜,就会残暴的将那些正义的声音抹杀,谁都不能说,一说,就是错!

人的思想是自由的,我的嘴想说什么,不是以强势恶棍的意志为转移的,我想说就说,我的大脑告诉我,我做的没有错。我们每一个有思想的人在这个社会上舞蹈,都知道脚下踩着的是锋利的刀刃,随时会让我们流血,可是我们没有选择,这是一个公民的责任,一个有着独立人格独立思想的中国人的责任。

有人在我的博文里面肆口谩骂,还要求我给他属于他的言论自由,怪用的说辞是:“你不是要言论自由吗?那么你为什么删除我的留言?”其实这就是他们的混账逻辑。还以为自己说的很正确,也沾了共产党伟、光、正的仙气,却不知道自己根本就不了解自由的局限性。我的博客,是我个人的一个网上家园,是我个人注册,然后发表我个人文章的地方。我想让你留言、或者不让你留言,都是我个人的权力。所以每一个博客都有个功能:允许留言□,不允许留言□,在后面打一个勾,就可以了。博客虽然属于我的网上家园,但是它又受控于此博客程序的建造者,这个服务器属于他们所有,所以我的自由,又取决于他们,也就是说,我在这里,也无法跟博客服务的提供商要绝对的自由,这是起码的道理。比如和讯删除我的博客,我不能跟人家要自由,我只是责怪他们太恐惧当局的压力,竟然这么一篇小文章就如临大敌一样删除不止。作为他的用户,在这样严酷的政治环境之下,他应该像一只老母鸡一样,张开自己的翅膀,尽量去保护下面的那些用户,能过得去的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这种开明的网络媒体的袒护之下,给人更多的自由空间,是完全可能的。既然你要删,我也没有办法,因为那是你自己的服务器,属于你自己网络公司的财产,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离开那个地方,不再享受你们的服务。我要是去法院告和讯侵犯了我的言论自由,那就是没有找到“犯罪主体”,真正限制我们言论自由的,是这个政府,这个党。因为网络公司被他们天天强奸的唉声叹气或者涕泪交零,而有的却高潮迭起。比如超级网络妓女——百度,他的G点格外多,那就很容易每天都爽歪歪,甚至喷潮都说不定。人可以无耻,你要是像百度那样,那么我觉得用“无耻”去形容都荼毒了这两个字。

有人在我建立的群里面,大声叫嚣着要自由,管理人员偶尔会踢他出去,于是有人说,我在搞一言堂,其实这也是错误的。QQ群建立的人是我,我想找到有共同见解的人,而不想要那些满脸暴露着青筋的粪粪在里面说那些带着恶臭的言辞,我踢是我的自由,你要言论自由,可以去别的地方要,我不允许,因为这也属于私人的地方。如果腾讯公司封杀我的群,我也没有办法,因为这是他们的权利。

有些人,好像容不得别人说这个国家一丁点的不是,看那反应,简直就像挖他的祖坟鞭他祖宗的尸一样,跳将起来破口大骂,那姿态就好像要食其肉吮其血,真是新时代的红卫兵,这种血质的国人,低头抬头,遍地皆是,这真是莫大的悲哀。说到底,根本原因就是因为自己的房子没有被暴力放倒,自己的亲人没有遭受不白之冤,自己没有遭遇司法的腐败,要是遭遇一次,那就醍醐灌顶,幡然醒悟了。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




悼红轩主人

2008年8月21日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