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3日星期三

【悼红轩】杨佳,你为什么不说话?

杨佳,你为什么不说话?

没有出乎意料之外,杨佳一审被判处死刑,杀人偿命,这个是不容置疑的。相信我们国人对于杨佳的死刑判决没有人会觉得诧异,但是对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于杨佳案件的审判,却不能不让人觉得诧异很了。
如此备受关注的案件,像搞突然袭击一样进行了审理,而众多的媒体记者以及百姓却没有人能得到旁听的资格,旁听席居然全部被上海市公安局预定了,真是让人匪夷所思。审判之后,有记者进行了现场外的采访录像,众多的百姓都在愤愤不平,他们一直在强调一个疑点,那就是杨佳成了“哑巴”!他没有在庭审时进行任何的辩解,而审判人员也没有在审理的过程中询问过杨佳任何话,好似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陈述了杨佳的犯罪经过之后,直接就宣判死刑。没有答辩,没有自由辩论,杨佳——一个法庭上的“哑巴”。也许这正是他们想要的,他们不想杨佳发出不“河蟹”的声音。看了那些为不能公开审判杨佳而愤怒的人民,听了他们在镜头前面说的那些话,让我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悲哀。那种情绪,笼罩着我,到现在,敲打键盘的手还在发抖。
我总以为自己是热血的,觉得这个国家的很多事,有那么多的不公平,每一个人都有必要说几句话,因为我们有我们自己的想法。总觉得过去多年之后,我成了老朽,会慢慢地接受了生活的残酷和无奈,最终垂垂老矣,寿终正寝,死后留下的只是怅然叹息。而今天我却不再这么想了,因为我看到了那些为杨佳遭遇不公正审判的人民的愤怒,那是我心目中的道德良民,公平公正的人民正义的声音。他们的岁数都比我大很多,他们说的那些话,好像只有我们这一代70后的人挂在嘴边,而这次,我却看到了他们的思想,并产生了强烈的共鸣。他们说:我们中国人应该要民权,要民主,要自由,要尊重法律,要尊重人权。这些话,从那些50多岁上下的人嘴里说出来,真的让我惊异。看来时间并不能抹去人民向往民主自由的渴望,年龄不是问题,关键是我们的良心以及生而为人与生俱来的追求自由的本性。看看法院外面关注杨佳此案的人们,都是三十岁以上的年龄,还有那么多退休的老人,少有几个年轻人在场,这并不让我觉得奇怪,现在的那些大学生以及刚刚接受完洗脑教育投奔到社会上的年轻人,一个个成为了脑残式的愤愤,他们没有这种热情去关心这些事,他们要的是金钱,地位。如果有学校召集一下,要他们去法院门前去驱赶那些希望得到旁听的人们和那些媒体记者,我相信那些学生会呼啦啦蜂拥而上,甚至大打出手也说不定。这个国家的新一代,已经完全没有了独立自由的思想,他们变成了统治者手里随意使唤的奴仆,为虎作伥,为邪恶张目的工具。
无论我们遭遇了什么,无论我们做了什么,我们仍然有我们说话的权利。无论我的理由有多么荒唐,都是我自己的理由,我要为我的行为进行必要的辩解。而你——为什么不让我说话?这让我想起了被毛远新判处极刑的张志新,这个有着浪漫主义特质的女子,和林昭有着一样的坚韧不屈的精神,到最后押解枪决的时候,为了防止她喊出什么口号来,那些该遭天谴的当权者竟然割断了她的喉咙。类似的手段,在那个年代已经不是特例,反而成为一种独特的值得内部推崇的办法。这一次,杨佳没有说话,我们当然不会认为他被割断了喉咙,只是,他们根本就没有给杨佳说话的机会。可以想见,杨佳是有着极强烈的反抗精神特质的年轻人,“身将就死”的杨佳,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最终结局,在接受审判的时候,他却成为了一只温顺的羔羊。如果我是杨佳,我想我不会这样做,即使他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我也要说出来。横竖都是死,还有什么可以畏惧的?
杨佳的死,到底有没有正面的意义?如果有,也是我们这些苟活的人强行赋予并注解的。杨佳,没有为自己的行为定义,也没有留下什么高蹈的大义凛然的说辞,他的事,任由我们这些尚可以继续苟活下去的国人去评说,但我知道,他是一个有血性的男人。“仗义半从屠狗辈,负心都是读书人。”有人说,历史会给他一个公正的评价,但是我认为,历史不会漠视生命,六条人命,历史再怎么无情,也不会为杨佳这种行为袒护,只是,历史会告诉我们,在这种社会情境下,每一个人都会在不知不觉中成为邪恶体制的牺牲品,遑论你我,包括那些狂妄而不自知的当权者。
“他把带血的头颅,放在生命的天平上,让所有的苟活者,都失去了重量……”



悼红轩主人
2008年9月3日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