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30日星期六

殷德义:献血的唯一出路

近段时间关于医院出现“血荒”的报道越来越频密,这让我想起我家哥哥,他在多年前就是一个愿意献血的人。这并不是因为他纯洁、高尚,在他们单位,献血就等于有三百元营养费可拿,还可以带薪休假三到五天。这对于一个县级城市的工人来说,诱惑还是蛮大的。要知道,在我们那个城市,除了过年得几天休息外,基本没有节假日,至于周六周日,那就更别提了,想都不敢想。

中国政府喜欢呼吁人民奉献,要发扬我们的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美德,至于我们的优秀传统到底有哪些玩意,我想没几个人能说得出来。那些美好似乎都已经成了传说,人们已经厌倦了那些陈词滥调,每一个人都活的现实而急功近利,那些所谓的无偿献血,在中国这样的国家,遭遇尴尬是必然的。

据媒体报道,无偿献血的人群结构中,53%的血液是打工者捐献的,而公务员和医务人员所占比例只有0.28%和0.29%。这是一个让人非常吃惊的数字,因为在公众眼中,这两

2010年10月25日星期一

殷德义:也许一辈子


在中国,你有很多事可以做。上网聊天,浏览网页,看《新闻联播》,听《中国之声》,唱卡拉OK……唯独不准你说共匪的不是。共匪是千好万好,不是小好,是大好!我就郁闷了,你折腾了六十来年,咋就没错一次呢?咋真理总是在你那一边呢?咋全世界都是错呢?越想越郁闷,于是我基本相信那句话了:"中共是上帝的宠儿,我们屁民是后娘养的。"
近几天因为有了一款新手机,到现在还在折腾,我发现"玩物丧志"这话还真没错,换了新手机之后,我基本没怎么读书写字了。张勇进老师前些天送我十几本陈子明先生的著作,到现在只看了一本的五分之一。剩下的时间,我都在研究这款手机的各种功能。当然也在不停的下载客户端,安装VPN,玩通过wi-fi才能控制电脑的air mouse,对于京城恶犬进来的一些违法犯罪行为,对于全国各地"耸人听闻"的足以让人的神经变得大条的事件,我都很淡定,很飘然。
以前,我总觉得要骂,要站起来喊,要让所有的人知道,所以就拼命写,拼命骂。现在不这么看了,我发现我身处的这个社会里,有太多"不明真相"的我的傻的可爱的同胞,我曾经不止一次的辱骂这些人"傻逼",也基本上与这些人在实际的交往中对他们实行一票否决制。

2010年10月24日星期日

殷德义:我回来了!

我曾经梦想着自己有一天能够不再劳累,不再奔波,守着几亩田地,一间可以让我躲风避雨的房舍,若是再有一片山林、河流,那将会让我欣喜不已。绿的山野和那种回归的情怀,总让我魂牵梦萦,近几年这种情感愈发的浓烈,耳边奢望能够听到那种只有躺在农舍里才能听到的雨声、风声、蛙声、鸟叫声,也奢望自己在收获的季节里嗅到那种忙碌而浓郁的气息,还奢望能够深刻感受到童年时候的那种过年的气氛。

我跟朋友说:“你要让自己的生命极尽丰美,只有那样,你才没有辜负这几十年的生命历程”。因此,走什么样的路,选择什么样的生活,完全在于自己。我选择了,就不会回头,虽然有些情怀难以割舍,但我不会轻易放弃我今天的选择。

我收到了无数朋友的来信,自从有了海外博客后,国内的博客已经被他们封杀殆尽,新浪、网易、搜狐等等,很多人因为无法找到我而懊恼,还有朋友

2010年10月18日星期一

殷德义:我们只要一个敢于站出来的人

我的这个博客架设在海外的服务器上,当局无法删除,于是,他们使用了互联网屏蔽技术,将我的网站屏蔽了。很多人告诉我说网站的首页可以打开,但若是点击文章进入阅读,就会出现无法链接的情况。其实这个现象早在一个月前某些省市就已经陆续的出现了,不过还好,我都是在发布这些文章的同时,通过Gmail发送给我的朋友们。所以不至于让文章成为毫无意义的汉字堆砌。不被阅读的文章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而我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让更多的朋友阅读到我的最新文章。

今天北京的天气突然间转冷,加上小雨绵绵,多了几分萧杀。人们依旧忙忙碌碌,熙来攘往的车流人流,感觉不到丝毫的异样。但这些时日,确的发生了很多值得我们深思的事。湖北女孩苏莉在湖南衡阳公安局坠楼身亡,视频中凄厉地喊叫:“爸爸,他们有人强奸!”然后自由落体,人群中一片沸腾。当地公安局说:“女孩纯属跳楼自杀!”我很奇怪,一个好端端的女孩,会不远千里,跑到你们衡阳公安局的七楼上去纵身一跃,她闲的蛋疼?

政府部门的处事逻辑很值得我们注意,事情一旦发生,想的不是分析问题,也不是追查真相,而是捂盖,抵赖,把一些本不该产生误会的事制造出误会。这是源于一种中国特色的“人情”传统。什么真相、法治、公平、正义等等,都在“人情”的后面。而更多时候,他们想的并不是保护自己的手下,其背后的原因,其实是为了保护自己。他们生怕属下犯下的严重错误会殃及自身的仕途,因此,无视真相,亦无视法律,为利益计,他们不得不掩藏、捂盖。

任何一个团体的团结都是基于利益。无论是什么组织,团体,只要有利益与自身息息相关,他们就会贪啖无忌,对于得此利益所需要出卖的良知,都抛到了九霄云外。比如政府部门内部的津贴、福利等隐性收入,他们对外一致守口如瓶。包括国企,一个县级城市的电力部门普通员工月薪都可以高达8千元,而这个收入,他们永远不会说。这就是利益可以吞噬人的正常思维判断的最简单的表现。所以有人总是喜欢用动机论来看问题,先不管别人做的事情有什么积极的意义,他们首先要问的是他这么干是为了什么?为了钱,嗯!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