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6日星期四

殷德义:交通堵塞

前些日子开车去建国门的贡院西街请朋友吃饭,时间本来约在晚上6:30,结果我开着车,硬是在长安街上给堵了整整两个半小时。上班的时候因为一直都喝茶水,下班后没来得及去厕所方便,于是我这泡尿他妈的在我的尿脬里涨了我整整三个小时。一直憋到我瓷牙咧嘴,实在受不了了,才把车熄火(反正车半天不动),翻过栅栏,看着北京图书大厦的霓虹灯,酣畅淋漓的解决掉,然后悠然回到车里。这时候,我后面的司机嘴里骂骂咧咧的,也关上车门,翻越去了。


在杭州的时候,很多人调侃说杭州是名副其实的“堵城”,来到北京之后才知道,杭州的堵跟北京的堵比起来,根本不是一个档次。就好比50公斤级的拳击手跟80公斤级的对擂一样。长安街有中河路三倍宽,一眼望去,简直就是车的海洋。


北京的堵已经越来越让人无法忍受了,当然这只是屁民的感受,对于我们的官员,迎宾车道那个箭头一旦亮起来,时速120,嗖一下子就过去了,他们急着为百姓谋幸福呢。应急车道上,国、军、海等字头的牌照,都像火烧屁股一样飞窜,不知道是去急着解放台湾,还是急着去解救亚非拉的难民。屁民如我,只能仰望特权而兴叹。


很多人不知道北京为什么这么堵,说真的,绕城的五条环线,基本都是立交桥,没有红绿灯,在这些主干道上,堵车现象相比而言要少一些,除去这些环线,北京城区内的交通就成了一个气喘吁吁的老妪,随便去一个地方,只要超过二十公里,你就得打算好花掉一天的时间。九点上班,然后开车前往,到达差不多没多久就要吃饭,下午继续在路上耗着,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中国城市交通的拥堵,归根结底是失序的房地产导致的。任何一个地方,道路的宽狭,与之消费相匹配的理发店、超市、家政、幼儿园、学校,甚至下水道、电缆等等,都是在几十年的打磨中逐步形成的。他们并没有经过严谨的科学论证,但你会发现,这些区域内的人们,生活的很惬意,当地的商业网点与覆盖范围内的人们的消费能力经过几十年的交融,已经达到了某种绝妙的平衡,当这个区域内忽然耸立起7、8幢高楼的时候,这种平衡就会被打破,于是这里就不再如以往那样平静,道路变得越来越窄,下水道,电力线路也会出现问题。那种几十年来左邻右舍形成的亲情社会,也受到了严重的威胁。以前出门就是三叔四婶,相互之间的熟识程度已经到了闻其声知其人的地步,而今这种区域亲情逐渐被侵蚀掉,在门禁、保安的多重安保措施下,这里不再是他们祖辈几代人所生活的熟知的地方,成为了住在故乡的外乡人。


房地产商利用容积率的漏洞,在本不该建设高层住宅的区域建设了太多的高层住宅,一个区域、二个、三个……城市的交通堵塞终于在政府职能部门的无序无脑的批复中形成了。区域内的承受极限,不仅仅是那些直观的、容易核算的几所学校、几所幼儿园,几个诊所,几家医院,当地的交通、电力、燃气、排污等等,都要做出相应的改变。正是因为这种聚集,才导致区域内的某些幼儿园人满为患,人们为了孩子就近入学,也不得不掏出更多的钱。这些其实都是房地产建设导致的恶果。为了应对这种局面,政府部门迟钝的进行基础配套设施建设,也就是说,受到冲击和伤害的是当地百姓,因为房地产的侵入不得不掏钱来扩容建设当地的基础配套设施的还是这些百姓,对于在这里进行房地产开发的商人,上述问题不在他们的考虑之中。他们乐于高调的宣传本区域内的医院、学校、交通……生活有多么便利,其实,任何一个房地产项目,多多少少都会伤害到这个区域里生活的人们,只是这种伤害,是隐性的,人们并不能直接的感受到。但交通状况,则是直观的。


人们密集的居住在城市繁华区域内,越是繁华区域,高楼大厦鳞次栉比,每一个家庭都是社会组成的一个单元,都有不同的社交生活,人与人之间的往来需要交通,企事业单位也扎在这些区域内感受繁华,于是,堵塞成为必然,今天这样的后果,其实是政府管理者无能的最佳证明。


在伦敦,上一任市长里文斯通上班坐地铁,而现任的市长约翰逊则每天骑自行车;在美国纽约,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城市的市长,每天也在乘坐公交车上下班;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因为开着私家车进入伦敦限行区而不得不支付100英镑的罚款,并被当地的媒体猛批。在中国,随便一个小公务员就敢开上应急车道,随便一个军车就可以无视红灯的存在,随便一个副科级公务员可以开上公车接老婆送孩子……治理城市交通拥堵,不从自己身上找问题,想到的解决办法除了收费就是加税,您能把事干得再下作点吗?利用这收费那缴税的手段去盘剥税负本就已经成为世界前三的中国百姓,我们不禁要问:百姓养你们到底图个什么?



殷德义

2010年12月15日于北京

 


Gtalk、MSN:weilian1014@gmail.com
殷德义网站地址:www.yindeyi.com   
谷歌博客网址:http://yindeyi.blogspot.com/

2010年12月13日星期一

转:“我没有敌人”。

很普通的5个常用中文字,却有着不一般的力量。是他,2010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是他,刘晓波,给这5个字赋予了神圣的力量。

"空椅子"、"茉莉花"一夜间变成了敏感词,有网友戏说,12月11晚,"今夜无网管入睡",帕瓦罗蒂或许会很愿意演唱这首曲,如果他在生的话。

今夜无网管入睡也好,网管夜未眠也好,都表达了我国底层劳动人民刻苦、勤恳的精神,他们,是最敬业的劳动人民。



今天早上,我的同事打电话给我,说网管办的人给他打电话,要求他删除我们某个社区上一个用户的帐户,并提供该用户的登录信息。

这并不奇怪,凡是在中国做社区的,都有可能遇到这样的问题。饭否是个好例子。

"10分钟内要删掉,否则要拔掉网线"

多么惨无人道,多么官僚的语气。如果这时,负责管理服务器的人,或者运营人员有事接不到电话,或者正在外面没有携带电脑,是否服务器就要被搬走?

这名所谓发"敏感信息"的用户,是一名在校大学生,估计是90后,他发布了一条不到140字的,关于"空椅子"的信息。

文字的力量有时候比枪弹大炮还要威猛,尤其是在计算机世界,1与0比任何东西都更容易复制。

同事建议,以后我们看到任何敏感信息都立即删除。

我反对了。我给全公司回复邮件反对这种做法。

他们有很多敌人,在共产党的眼中,敌人多如牛毛。

但是,我们没有敌人,至少,用户不是我们的敌人。反而,他们是我们的财富。

我们不能主动去伤害用户。

在用Skype给那位用户打了电话,向他说明了一切的情况后,他对我们的处境表示理解。

我给自己定了一个原则,如果在商业上遇到了无法抵抗的政治压力,我要么会先和受关联的人说清楚,给他们一个解决方案。要么我选择离开。

我不希望伤害到无辜的人。这不是伟大,这仅仅是人类文明皮毛般的体现。

在中国互联网行业,所有人、所有企业都难免会遇到审查相关的问题。但是,所有人都应该有一颗纯净的心,这颗纯净的心不应该被自我审查。

这个社会存在很多问题,我们可以选择按生活去思想,还是按照思想去生活。即使你的生活不能按照思想来进行,也不应该让生活改变你的思想。这听起来很天真,但,这并不难。

所有工作在前线的审查人员,你们今天所做的,可能几小时后就会发生在你身上,只要这种制度不停止的话。你们有其它选择,我相信你们也不愿意活在一个绿坝统治的世界里。

这篇文章,其实更应该发在我的私人日记上。发在可能吧,是因为,我觉得有必要。这是一种表态。我是我自己的五毛党,我只代表我自己,也只能代表我自己。


发自我的 iPhone!殷德义独立网站欢迎您:http://www.yindeyi.com

殷德义:两种方式一个目的

那天晚上朋友给我打电话,说很奇怪,张老师的博客之五现在能够登陆了。我说那怎么可能啊?新浪好像这么多年没听说过封杀之后又解封的。于是我在被窝里用iphone登陆张老师的博客,结果确实如他所说,已经解封了。这还真是有点奇怪。


我躺下,左思右想,这是为什么。朋友说:人家新浪编辑大概是看到你这种人老是骂他们,所以就是要对你赶尽杀绝,而张老师,用爱来打动人心,那些新浪编辑看到张老师那么儒雅,所以人家就对张老师网开一面了。他调侃地对我说:“这就叫爱的力量!”


好吧!我承认,张老师的手法更高超,他能够用他的大爱打动这群傻逼,而我动辄跟个泼妇一样破口大骂。非但没有任何作用,反而遭到了变本加厉的对待。我就想到前几天我写的一篇关于我为什么要骂新浪博客编辑的文章:难道我当初的想法是错误的?后来想想也不一定。


我觉得谩骂有时候也有其积极的一面,没有这种谩骂,怎么会显出高尚的一面。有我这种泼妇的强烈对比,才能显示出张老师这种人的儒雅。从这个意义上说,我的谩骂指责和张勇进这种儒雅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于是新浪博客编辑看到我的暴烈,从而更加容易接受张老师的这种优柔,于是,他的博客解封了,我的博客继续接二连三的封杀。


当政权摇摇欲坠的时候,如果其治下的反对者有号召走革命路线的(革命必然意味着战争和死亡以及彻底的推翻),同样也有走合作改良路线的(一种尽最大可能不去伤害他的尊严和保留其部分的权力和利益),那么他们必然会首选走改良合作的派别, 而不是彻底推翻他的派别。但这种不得不改变的动力,则来源于这两个派别的共同合力形成的压力。因此,我还是认同我的观点,该骂还是要骂,如果我骂能够为别人带来好处,那就让我继续下去吧!


最后说一点,我近期新浪博客先不注册了,因为刘晓波获奖而被封杀的博客有六个了,我还有工作要做,不能把精力纠缠在这上面。所以近期选择以邮件群发的方式跟大家交流。谢谢大家!


殷德义

2010年12月13日于北京


--
手机:18710186530
Gtalk、MSN:weilian1014@gmail.com
殷德义网站地址:www.yindeyi.com   
谷歌博客网址:http://yindeyi.blogspot.com/

2010年12月10日星期五

殷德义:你还会受他的蛊惑吗?

今天是颁奖的日子,也是世界人权日,全世界的人民都会关注今天的中国人权现状,感谢这个奖项,让中共再次走到聚光灯下,遭受全世界的言说。

在这件事上,中共一直在说西方国家粗暴干涉中国内政,那么我就想:美国国会的决议案,是人家美国的事,你中共唧唧歪歪的掺和什么?你这又是不是干涉人家的内政呢?依照中共的逻辑,美国方面也可以利用这句话来反驳中共。

世界级老字号流氓俄罗斯这次不出席我一点都不觉得的奇怪,这个国家对外从来就没有干过一件正义的事,不信您去看看历史。另外,中共这次向诺委会施压,向菲律宾、葡萄牙等三流国家施压,要求世界各国慎重考虑本次参加典礼的行为,并直接威胁会影响两国的外交、经贸关系。那么请问中共政府,你这是不是干涉别国内政?再者:你说你代表中国,代表中国人民,如今看来你们只能代表你们共产党自己,今后希望你们这个总是习惯于将自己与国家捆绑在一起的政党跟中国这个国家剥离,今后的新闻句式“中国政府强烈谴责XXX”应该改为:“中共政党强烈谴责XXX"。

近几年,我们通过网络了解了更多的真相,也通过历史钩沉的方式,看清了这个政权撒谎的本性。因此,今天的朋友们,您还会相信他下面这些话吗?我相信你,你不会再受到他们的蛊惑了!

外交部发言人就诺委会授予刘晓波和平奖答问

新华社北京12月9日电 外交部发言人姜瑜9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国际社会多数成员不支持挪威诺贝尔委员会的错误决定。诺委会的任何做法都无法改变刘晓波的犯罪事实。(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公道自在人心。国际社会多数成员不支持诺委会的错误决定。(殷注:迄今为止全世界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只有17个国家以各种借口拒绝出席颁奖仪式)诺委会的任何做法都无法改变刘晓波的犯罪事实。任何利用此事向中国施压、阻挠中国发展的企图,都是不可能得逞的。”姜瑜在回答关于诺委会授予刘晓波和平奖的提问时说。

姜瑜表示,目前已有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向中方表示支持中方的立场。(这简直就是睁眼说瞎话)

“我们的说法是事实,是经得起考验的。诺委会那些人必须承认他们是少数。中国人民和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和人民都是反对他们这种做法的。”她说。

    外交部发言人:

美众议院涉刘晓波决议案“罔顾事实、颠倒黑白”(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新华社北京12月9日电 外交部发言人姜瑜9日表示,美国众议院近日审议通过的“祝贺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决议案“罔顾事实、颠倒黑白”,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中方坚决反对。

“我们奉劝美国国会有关议员停止在这一问题上的错误言行,改变傲慢无礼的态度,对中国人民和中国的司法主权表现出应有的尊重。”姜瑜在例行记者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说。



--

Gtalk、MSN:weilian1014@gmail.com
殷德义网站地址:www.yindeyi.com   
谷歌博客网址:http://yindeyi.blogspot.com/

2010年12月7日星期二

殷德义:那一天,要千年

很多朋友每天来我这个博客好多次,每次看到没有更新,大概都会很失望。博客持久不能更新的原因很多,一个是近一段时间我个人有些想法想要去实现,十几年来的梦想,我打算在来年彻底的完成,这件事占用了我很大一部分时间,但我还是要坚持到最后;另一个原因是我的工作,因为我目前并非自由职业者,基本上班时间都在敲打文字,没有时间去想太多,何况我也喜欢我目前的工作;最后是没有多少事值得我去呱噪,类似的事件层出不穷,你不知不觉就会发现其实此一事彼一事,不过是时间、环境的差异,道理还是相通的,所以就懒得再去重复一次。

最近经常思索的一件事就是维基解密事件,我经常为这个问题感到头疼。如果一件事我总是想不通,就好象电脑运算进入死循环一样,我回避不了,如果我自己无法给自己一个像那么回事的答案,我的大脑就会在我休息的时候,将未解决的问题再次拎出来,就好像说:“喏,解决这个问题!”我翻个身:“解决不了,放一边,以后再说。”结果就是在这个纠结中浅浅的睡去。第二天晚上,这个问题又一次拎出来了,我再重新去思索一番。连续半个月,我始终不得其解。

我有几个定论,是不容置疑的。首先,人们有知情权。不管是哪个国家,哪个政府,都不应该有秘密。如果成为秘密,就有勾兑的欲望。既如此,那么为什么全世界的政客总是要有各种各样的机密存在?而且还要将其分出密级,级别越高,机密就获悉的越多。是不是可以说,权力与秘密是孪生姐妹?没有权力的人,他的秘密只关乎个人利益,而掌握权力的人所掌握的秘密,都是关乎于公共利益的。既然是关乎于公共利益,那么他应该不应该持有这些秘密?公众有没有权力要求公开这些秘密?

机密,很多时候会被贴上国家安全的标签,但如果人类真的能够抛开信仰冲突、文化隔阂、历史宿怨,那么国家的存在的价值就会成为问题。国家以疆域区隔,如果人类都有大爱,都有慈悲友爱的心肠,那么为什么还要设置这些屏障?区域发展的不均衡,就可以成为屏蔽其他国家的人民的理由?

战争,意识形态,这些是普罗大众的必然产物?还是政客权柄的依托?美国政府的这次泄密事件,让我陷入思考的死循环中。我找不到一个让我自己满意的答案。美国政府保存这些秘密,目的是什么?人们有多少秘密不曾知晓?政客们在全世界飞来飞去,谈合作,谈战略,谈经济,谈和平……今天握手言欢,明天相互指责,这其中,有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他们掌握了这些秘密却不予公开,目的是什么?有些秘密是昂贵的,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点。而且获取这些秘密,花费也是来自于国家财政。政客不惜代价全球搜罗各国政府秘闻,是百分百全都是出于国家安全的考量?还是另有他图?

如果秘密不被公开,那么会换得什么?秘密有多大,勾兑的欲望就有多深。将秘密成为永远的秘密,那要付出多大的代价?这个代价,是不是以国家利益去交换?这是完全可能的。美国的CIA、FBI、国防情报局,英国军情五处,德国BFV,法国对外安全总局……这些机构的存在,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人类的文明程度还不够高,人们还不知道,人应该追求的崇高、伟大、终极价值的方向到底在哪里。

维基解密,让我们看到了世界各国政府的嘴脸,也让我们看到,无论哪个国家,哪怕他再发达,再文明,其都有不可告人的勾当。那些喊着民主自由的国家,在此一事件上,嘴脸惊人的相似。想到这些,我今天在公司的走廊里喃喃地说了一句:“政府,你是人类无耻的最佳代言者!”

美国政府动用一切手段拘捕阿桑,而阿桑也即将投案自首。这一事件让我们看到,人类建立了政府,是福,也是祸。但我们却又别无选择。我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够找到一条极致完美的路,让那些在天上飞着,在镁光灯下笑着,在庙堂之上正襟危坐着的政客们滚下来,从此海晏河清,世界和平。

我知道这是梦,也许那一天的到来,需要千年。


殷德义
2010年12月7日于北京


Gtalk、MSN:weilian1014@gmail.com
殷德义网站地址:www.yindeyi.com   
谷歌博客网址:http://yindeyi.blogspot.com/

2010年12月5日星期日

被迫疯狂的政权

12月5日更新的資料:诺奖以来"镇压"录(1)诺奖当晚,庆祝获奖之王荔宏、阿尔、许志永、屠夫、李华、张永攀、何杨、小路、殷雨声、赵常青、包龙军被抓捕讯问至凌晨,次日王荔宏、屠夫、赵常青被处拘留八日。殷雨声、包龙军、李华、小路被驻京办押走。参与营救之刘强本、武文建被讯问,周莉被软禁

 

诺奖以来"镇压"录(2)10月9日,在中央美院散发诺奖传单之魏强被抓捕讯问,11日被押回原籍。刘霞诺奖当晚探视晓波后,被软禁,与外界渐次失去联系。余杰夫妇被软禁后,与外界渐次失去联系。丁子霖夫妇失踪。

 

诺奖以来"镇压"录(3)刘苏里10月22日被警察殴打致腰椎骨折。李海10月31日在双榆树被捕,随即失踪,在场谢燕益被殴打。胡石根、齐志勇、张大军、李和平、刘荻被软禁。

 

诺奖以来"镇压"录(4)屠夫拘留结束被押回原籍软禁。赵常青拘留结束押回原籍,返京,再次押回原籍。王荔宏拘留结束被软禁,前往探望之刘强本、李华再次被抓捕讯问。何杨被软禁。华泽10月27日被黑头套绑架。

 

诺奖以来"镇压"录(5)11月10日赵连海被判处两年半徒刑,李方平、彭剑律师被软禁,彭剑并被绑架,许志永两次被带走。赵家被严密监视。倪玉兰因支持赵连海,被警察砸门骚扰。11月17号吴玉仁案开庭无结果,庭外声援的朱福祥被讯问。刘贤斌开庭在即,被阻止见律师

 

诺奖以来"镇压"录(6)艾未未于万蟹宴前夕被软禁,多名推友被喝茶,被警察警告不得前往。文涛被不明身份者冒充物业骚扰。上海大火死亡人数被隐瞒,被艾未未工作室揭穿。在天安门焚烧自家车的张培馨夫妇被判刑5年、4年半,营救他们的毋秀玲被劳教一年半

 

诺奖以来"镇压"录(7)11月17日,华春辉、王译被拘留,王译拘留期满被劳教一年。白东平被刑拘。朱菊如被起诉煽颠。阿尔于云南再次被控制。唐荆陵、李原风被讯问。李金芳被喝茶,刚出狱之秦永敏被骚扰。

 

诺奖以来"镇压"录(8)梁波案法官冒名被告欺骗家属解聘律师。田喜案被中止审理。11月30日,举行艾滋病人与媒体见面会的爱知行被断电,病友被查身份证。黎雄兵许志永被限制不得出席。次日艾滋儿童家长孙亚被控制。将被移交郑州公安。病人刘喜梅被控制

 

诺奖以来"镇压"录(9)崔卫平被讯问,被肢体冲突。范亚峰及夫人多次被讯问,三岁儿子亦被带至派出所到深夜。艾晓明被讯问、被监视。殷雨声被毒打,被迫离职。姚立法三次被失踪,姚夫人被殴打。张辉被迫离京,家中三次被断电。江天勇被迫离京,家中四次被堵锁

 

诺奖以来"镇压"录(10)广州散发晓波诺奖传单的郭贤良10月28日被拘捕,莫之许、温克坚10月30日在杭州被拘留,莫被押回四川。向世博挪威馆献花的女推友黄雅玲被讯问。沈兆华被讯问。传知行多次讲座被勒令取消。1984被关闭,站长张健男被讯问,被软禁半月

 

诺奖以来"镇压"录(11)戏言要在反日游行中标语支持晓波的重庆女推友牟彦希,被深夜破门抓走讯问。重庆张世杰因组织推友10月8日聚会被讯问,因营救牟彦希再次被讯问。西北政法大学大三学生王书宇,因在校报上刊登晓波获奖被调查处分。

 

诺奖以来"镇压"录(12)茅于轼、徐友渔、艾未未、刘晓原、崔卫平、莫少平、贺卫方、李苏滨、江天勇、周忠陵、莫之许、吴思之女、郭玉闪、芳草、王京龙、端启宪、于方强、卢跃刚夫人、丁东之子丁丁、贾葭夫人、胡佳妹妹、滕彪夫人被限制出境

 

诺奖以来"镇压"录(13)何光沪、萧翰、廖亦武、郝建、张博树被禁止出境。前往南非参加洛桑会议的金天明、金明日、圣峰、张大军、刘关、刘劲涛、方兵、王怡、彭强、查常平、王双燕等200名基督徒被禁止出境。王怡并被警方肢体冲突、粗暴对待

 

诺奖以来"镇压"录(14)广东肖青山被处劳教。昆明王华庭被警察骚扰。杭州王荣清等四人申请游行被讯问。12月3日,胡俊雄被抓走。其它冤案仍在持续中,陈光诚仍然被严密监视看守。高智晟仍然下落不明。

 

诺奖以来"镇压"录(15)进入12月,南站开始大规模抓捕访民。12月4号法制日,前往央视请求法律援助的数千访民,在三道警戒线的包围下被拉上大客车,久敬庄非法拘禁中心已开进24辆大客车。保守估计已拘禁两千人——两千人,两千个名字,两千个面容,两千个故事

 

诺奖以来"镇压"录(16)浦志强被软禁在宾馆到10月13号,此后直到11月9号都由警察"陪伴"监视出门。滕彪被强制谈话七八次之多,亦由警察"陪伴"监视出门。侯文豹于安徽访友,被抓捕讯问……谁有杜光、严正学、康遇春、陈子明、徐永海、孙文广、古川、陈天石的消息?

 

12月4日,张凯律师及其它几位基督徒在天坛公园唱歌,被城管、宗教局殴打。



发自我的 iPhone!殷德义独立网站欢迎您:http://www.yindeyi.com

2010年12月4日星期六

德义读书:精神病人

假如很不幸你被当成精神病被逮进了精神病院,你有什么办法证明自己是正常人呢?前不久,一名叫格雷·贝克的记者去意大利采访了三个特殊的人物,事情是这样的:一名负责运送精神病人的司机因为疏忽,中途让三名患者逃掉了。为了不至于丢掉工作,他把车开到一个巴士站,许诺可以免费搭车。最后,他把乘客中的三个人充作患者送进了医院。

格雷·贝克关心的不是这个故事,他想了解的是,这三个人是 通过什么方式证明自己,从而成功走出精神病院的。

下面是他对甲的采访:

格:当你被关进精神病院时,你想了些什么办法来解救自己呢?

甲:我想,要想走出去,首先得证明自己没有精神病。

格:你是怎样证明的?

甲:我说:"地球是圆的",这句话是真理。我想,讲真理的人总不会被当成是精神病吧!

格:最后你成功了吗?

甲:没有。当我第14次说这句话的时候,护理人员就在我屁股上注射了一针。 下面是对乙的采访

格:你是怎么走出精神病院的?

乙:我和甲是被丙救出来的。他成功走出精神病院,报了警。

格:当时,你是否想办法逃出去呢?

乙:是的,我告诉他们我是社会学家。我说我知道美国前总统是克林顿,英国前首相是布莱尔。当我说到南太平洋各岛国领袖的名字时,他们就给我打了一针。我就再也不敢讲下去了! 格:那丙是怎样把你们救出去的?

乙:他进来之后,什么话也不说。该吃饭的时候吃饭,该睡觉的时候睡觉。当医护人员给他刮脸的时候,他会说声谢谢。第28天的时候,他们就让他出院了。

格雷·贝克在评论里发表这样的感慨:一个正常人想证明自己的正常,是非常困难的。也许只有不试图去证明的人,才称得上是一个正常人。 后来,有许多人在该文的网络版上留言。

有一个人的留言令人感触颇深:那些用某种方式去证明自己真理在握的人,那些用某种方式证明自己知识丰富的人,包括那些用某种方式证明自己很有钱的人,都可能被认为是个疯子,只是他们自己不知道罢了! 所以我认为要证明自己是正常人最好不要有太多动作。


发自我的 iPhone!殷德义独立网站欢迎您:http://www.yindeyi.com

2010年12月2日星期四

殷德义:用针扎他一下

                                          殷德义:用针扎他一下

 

   大概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个比我高一级的男孩子,他的父辈大概是闯关东的一代人,后来回到了老家山东,这个男孩子做了我们学校的“插校生”。他家就住在我们家的后面,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每天都一起上学放学,结果我却和他成为“不共戴天”的仇人。


    学校下课铃一响,我们就会从教室里跑出来嬉闹,那时候他作为一个插校生,不认识那些同学,于是他每次下课后看见我,就会跑过来欺负我,就跟训猴一样,扭着我的胳膊,让我对他服服帖帖,以此得来围观和赞许,他大概通过这种行为,才能引来大家对他的关注和崇拜。有一次他扭着我的胳膊,要我往前走,我拒绝,然后他就踹了我,这一幕被我们的班主任老师看见了。于是老师就找我,问我为什么不告诉老师。我只是不说话。


    那段日子放学后我变得很沉默,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应对这个家伙。他个子比我高,年龄比我大,我肯定打不过他,我可以躲,但总有被他逮到的时候。于是我开始向他告饶,求他不要再欺负我,并搬出我们家住的那么近这些理由来。他根本不理会这些,继续在同学们面前欺负我。再之后我学会给他带好吃的东西,他吃掉之后继续一如往常——只要见到我,就会吼住我,然后给我几脚或者扭我的胳膊。在同学们的笑闹中,他灿烂得跟向日葵一样。


    我那个时候明白,无论我如何示弱,如何讨好他,他都不会对我有任何的尊重,反而让他更加肆无忌惮。于是,我纠集了我们村里的几个孩子,在一天晚上,以躲迷藏的名义喊他出来,在村东头的麦秸草垛群里,我生平第一次用刀子、棍子、石头等器具狠狠地收拾了他。虽然后来双方家庭闹得很严重,学校也知道了,但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对我有任何的不敬。我经常在学校里玩闹的时候看见他站在某个角落,静静地看着我。


    我不是不希望任何事情都和平解决,我希望人与人之间都能够相互的尊重,这是人与人之间相处的基础。如果我的温文尔雅、坚韧不拔的为某一件事矢志不移换不来别人的尊重,别人反而会借此来凸显他们不可冒犯权威,而我明知这种权威本不该存在,并且应该是大加鞭挞,却因为我要遵循做人的原则:文明、儒雅、有理有节……于是,他们像土匪一样不守规则,没有任何的束缚,而我们却要为了那些做人的原则,一次次的牺牲自己那些不愿意牺牲的自认为有价值的东西,那么我们就会发现,没有规则和底线的他们,所向披靡,中规中矩的我们,只有血,和眼泪。


     这么多年来,封杀不止,我们经常说,我们面对的是冰冷的墙、是机器,其实,在这些机器中,还是有人性存在。如果是我,我不会选择新浪编辑这种工作,因为我觉得这份工作很脏,我不会为了一碗饭,来委屈自己做这种事。我们经常说这个社会上有很多人是专门干“脏活”的,新浪博客编辑,就是一批干脏活的人。


     若是我的隐忍、我的儒雅、我的坚持换不来对方丝毫的尊重,那么好吧!大家都文雅,都文明,我不文明,我觉得我应该骂!毕竟对方是个人,我的文章叫骂不绝,是希望在他们每次删除之前看到这些文字感觉就好象在他内心像一根针被扎了一下。日久天长,他或许会做出一些改变。比如辞职,比如“抬高那么一点点”。


殷德义:用针扎他一下

   大概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个比我高一级的男孩子,他的父辈大概是闯关东的一代人,后来回到了老家山东,这个男孩子做了我们学校的“插校生”。他家就住在我们家的后面,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每天都一起上学放学,结果我却和他成为“不共戴天”的仇人。

  学校下课铃一响,我们就会从教室里跑出来嬉闹,那时候他作为一个插校生,不认识那些同学,于是他每次下课后看见我,就会跑过来欺负我,就跟训猴一样,扭着我的胳膊,让我对他服服帖帖,以此得来围观和赞许,他大概通过这种行为,才能引来大家对他的关注和崇拜。有一次他扭着我的胳膊,要我往前走,我拒绝,然后他就踹了我,这一幕被我们的班主任老师看见了。于是老师就找我,问我为什么不告诉老师。我只是不说话。

   那段日子放学后我变得很沉默,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应对这个家伙。他个子比我高,年龄比我大,我肯定打不过他,我可以躲,但总有被他逮到的时候。于是我开始向他告饶,求他不要再欺负我,并搬出我们家住的那么近这些理由来。他根本不理会这些,继续在同学们面前欺负我。再之后我学会给他带好吃的东西,他吃掉之后继续一如往常——只要见到我,就会吼住我,然后给我几脚或者扭我的胳膊。在同学们的笑闹中,他灿烂得跟向日葵一样。

  我那个时候明白,无论我如何示弱,如何讨好他,他都不会对我有任何的尊重,反而让他更加肆无忌惮。于是,我纠集了我们村里的几个孩子,在一天晚上,以躲迷藏的名义喊他出来,在村东头的麦秸草垛群里,我生平第一次用刀子、棍子、石头等器具狠狠地收拾了他。虽然后来双方家庭闹得很严重,学校也知道了,但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对我有任何的不敬。我经常在学校里玩闹的时候看见他站在某个角落,静静地看着我。

   我不是不希望任何事情都和平解决,我希望人与人之间都能够相互的尊重,这是人与人之间相处的基础。如果我的温文尔雅、坚韧不拔的为某一件事矢志不移换不来别人的尊重,别人反而会借此来凸显他们不可冒犯权威,而我明知这种权威本不该存在,并且应该是大加鞭挞,却因为我要遵循做人的原则:文明、儒雅、有理有节……于是,他们像土匪一样不守规则,没有任何的束缚,而我们却要为了那些做人的原则,一次次的牺牲自己那些不愿意牺牲的自认为有价值的东西,那么我们就会发现,没有规则和底线的他们,所向披靡,中规中矩的我们,只有血,和眼泪。

   这么多年来,封杀不止,我们经常说,我们面对的是冰冷的墙、是机器,其实,在这些机器中,还是有人性存在。如果是我,我不会选择新浪编辑这种工作,因为我觉得这份工作很脏,我不会为了一碗饭,来委屈自己做这种事。我们经常说这个社会上有很多人是专门干“脏活”的,新浪博客编辑,就是一批干脏活的人。

  若是我的隐忍、我的儒雅、我的坚持换不来对方丝毫的尊重,那么好吧!大家都文雅,都文明,我不文明,我觉得我应该骂!毕竟对方是个人,我的文章叫骂不绝,是希望在他们每次删除之前看到这些文字感觉就好象在他内心像一根针被扎了一下。日久天长,他或许会做出一些改变。比如辞职,比如“抬高那么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