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5日星期一

殷德义:也许一辈子


在中国,你有很多事可以做。上网聊天,浏览网页,看《新闻联播》,听《中国之声》,唱卡拉OK……唯独不准你说共匪的不是。共匪是千好万好,不是小好,是大好!我就郁闷了,你折腾了六十来年,咋就没错一次呢?咋真理总是在你那一边呢?咋全世界都是错呢?越想越郁闷,于是我基本相信那句话了:"中共是上帝的宠儿,我们屁民是后娘养的。"
近几天因为有了一款新手机,到现在还在折腾,我发现"玩物丧志"这话还真没错,换了新手机之后,我基本没怎么读书写字了。张勇进老师前些天送我十几本陈子明先生的著作,到现在只看了一本的五分之一。剩下的时间,我都在研究这款手机的各种功能。当然也在不停的下载客户端,安装VPN,玩通过wi-fi才能控制电脑的air mouse,对于京城恶犬进来的一些违法犯罪行为,对于全国各地"耸人听闻"的足以让人的神经变得大条的事件,我都很淡定,很飘然。
以前,我总觉得要骂,要站起来喊,要让所有的人知道,所以就拼命写,拼命骂。现在不这么看了,我发现我身处的这个社会里,有太多"不明真相"的我的傻的可爱的同胞,我曾经不止一次的辱骂这些人"傻逼",也基本上与这些人在实际的交往中对他们实行一票否决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