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1日星期四

殷德义:感谢朋友们的支持

关注我的朋友应该知道,这段时间我偶尔也在新浪注册博客,注册了N个,删除了N个。后来想想他们也蛮可爱的,每天闲着没事就搜索一下他们的殷爷爷,看看来了没有,看到来了就爽得淫水四溢,迫不及待地删除,他们这份工作其实蛮可悲的。好端端的娃儿,咋就干这缺德事呢?

我曾经这样设想过一个场景,他们的部门主管召集大家坐下来开会,义正辞严状,好似天要塌了一样严肃:“同志们,你们要紧跟,要随时听从党指挥,任何指令都要不打一丝折扣的去执行,这样才能保住你们的饭碗。这份工作很简单,你们别要尊严,也没有自由,更没有思想,我们要做的就是:把那些不和谐的东西删除掉,这样你们就可以安安稳稳的拿到这份工资养家糊口啦!”

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工作,我无法想象他们如何面对彼此。选择这样一份工作的人,还有资格谈公平正义吗?还有资格谈个人意见和建议吗?还有独立思考的机会吗?

我的愤怒不是一句话能表达的清的,我们之所以有这样的一个政权存在,其实就是因为有太多类似新浪博客编辑这样的傻逼,这些傻逼实在是太多了,

刘瑜:底线时分

      这是我喜欢的专栏作家刘瑜的文章,跟您分享!我曾经也有过作者的这种困惑。我甚至想到自己,如果我说那些施恶的人,会不会有这个"底线时分"?如果我进入了那个庞大的系统之内,我会不会像他们一样作恶?会不会融合为一个利益共同体而泯灭人性?

      中国发展到今天,施恶者仍然层出不穷,网络的呼号怒骂似乎总是沉寂于无声,没有底线,其根本原因就是因为没有信仰。一个虔诚的基督徒绝不会施恶于人,但我们知道,他们是无神论者……

      国人被GFW屏蔽在这个局域网内,各种消息无从获悉,一个日本的AV女主角被新浪重金邀请来到新浪微博注册了账号,短短一个小时几万人追随她,这个国家的国民啊!真的让人绝望!

——————————

GQ专栏,与纸媒版略不同。n个月前写的,现在看来也不过时,送给刘苏里老师,祝他早日康复。
-------
除了早年的一次警民冲突事故,曼德拉从来没有挨过打。这本700多页的曼德拉自传读下来,我不无惊奇地发现,这个反政府50年、坐牢近30年、长期倡导武装斗争的"乱匪",落到白人种族主义统治者手里之后,竟从没挨过打。

有一次几乎被打了。那是1963年5月,曼德拉刚进卢本岛监狱时。狱警要求这些新来的犯人跑步前进,曼德拉对一个狱友说:这可不行,一旦开了这个言听计从的先例,以后就任人宰割了。于是他和这个狱友走到队伍的前面,不但没有开始跑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