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2日星期一

殷德义:没有人能改变

罪犯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的时候,大概裤腿都会被扎上麻绳,据悉这是为了兜住罪犯在即将奔赴黄泉的时刻因为恐惧颤栗导致大小便失禁遗出的秽物。我时常想,如果再给他们一次选择的机会,他们还会去做触犯刑律的事吗?

昨夜听到那首多年以前曾经反复吟唱的《虞美人》,想到这个精书法、善绘画、通音律的南唐后主,亡国之后的那种悔恨、伤痛,是否也能够在他内心驻扎?他“性本爱丘山”,性宽恕,威令不素著,却荫了这世代的亲缘,成为屈辱朝廷的代言者,最后被宋太宗用牵机毒杀,葬于河北北邙山。对于李煜,他没有选择的机会,哪怕他在宫中一直以各种形式来表达自己性喜山水间,对于权利掌控毫无兴趣,却因为自己的特殊身份,成为南唐的主人。这是他本不该承受之重,却又如宿命,让他无法逃脱。

有些人的命运是可以自己掌握的,只在一念之间。我们经常会说:如果这件事是我,我是不会那么做的。这话其实适合于每一个人,因为我们每个人都不尽相同。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个性,没有个性也是个性之一。正因为人的各种环境际遇,知识宽狭,年龄长幼,才有了不同的视角和判断,也就有了对事情的不同的处置方式。因此,你不是我,所以你看不懂我,我不是你,我也无法走进你的心里。

小到一个人,大到一个国家,概莫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