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30日星期二

殷德义:你马勒戈壁滴

前几天张勇进老师的第五个博客被封杀,我发了一篇推荐的文章,文章说他的博客地址将会在原有网址的最后进行数字变化,5被封杀,还有6,6今天又被封杀,便开始用7,今天张老师刚刚在7上发布了最新文章,结果7紧接着就被封杀了,还真是“饿跟饿跟”了。

张老师的博客8又开张了。张勇进的博客现象,对于新浪编程人员来说,多了一个新课题:封杀不止,层出不穷,阿拉伯数字无穷无尽,英文字母无限组合,完全关闭注册又不可能,毕竟这些狗操的傻逼玩意还得靠广大网友的流量点击来存活,只要网民的心火不灭,动力就不会消失,你封杀,我注册,直到解放的那一天,这是一段长期的斗争。我现在真想暴锤揍死你们这些小鸡巴玩意。

你们这些搞IT的年轻人如此封杀一个年龄可做你父辈的人的博客,实在有些过分,他不过是写了几篇抗议你们封杀他的博客的文章而已,没有什么过分敏感的话,文章里也不过是复述了一下《宪法》里面的那些话,就让你们如此的不待见,这实在让人无法理解。你们这些狗操的玩意有没有点起码的鉴别能力?这种“错杀一万不放一个”的工作方法,是哪个傻逼教你们的?你们是公务员吗?你们是利益集团的一份子吗?你们是高干子女吗?你们是红色家族的后代吗?你们与资本家们沾亲带故吗?草!你们不过是些屁民而已,干这种生孩子没屁眼的工作,你情何以堪?妈逼的,哪个女人若是找这种IT傻逼男做男朋友,真得小心孩子括约肌出问题!

我曾经说,张老师的博客的后缀数字会持续下去,还乐观的说“直到解放的那一天,相信不超过百位”,现在看来,我过于乐观了,以张老师这样的被封杀频率,年底差不多就要到百位数了。他是一个十足的知识分子,温文尔雅,平易近人,博客注册到现在还不能够独立完成,被这么一帮小屁孩们折腾,我真有点看不下去。新浪的小兔崽子们,你们出门的时候,千万别说你在新浪专门干封杀博客的工作,要是让老子碰上,非弄你个鼻青脸肿不可,你马勒戈壁滴!

继续,新博地址:http://blog.sina.com.cn/bjsqlz8

殷德义

2010年11月30日于北京

《新世纪》周刊:一条“推文”引起劳教之祸

   殷按:我在去年冬天的一个深夜,见过王译一面。当时她说话很少,只是坐在一边,很安静的听我们高谈阔论。记忆好似有些模糊,好像那天晚上杭州的温克坚来到了北京,我本已经进入地铁十号线即将上车,被他一个电话给拽了回去,然后见到了王译。她在那天晚上说了什么我不记得了,但我印象最深的是她那一袭乌黑的长发。年后我来到北京工作,一直没有机会再见到她和华春辉。华春辉后来得知我到苏州拜谒林昭墓,还曾邀我前去无锡酒叙,因工作缠身,未能成行。

    王译仅仅因为在twitter上说了五个字:“愤青们,冲啊!”,就被河南公安局判处劳动教养一年。中国近十几年来有无数的人都在呼吁废除公安部门的劳教制度,却一直没有任何回应,其根本原因就是公安局有了这个特权可以随意的抓捕任何人不经任何的法律程序将其实行劳动教养,这属于公安局的一个特权,一个明目张胆违宪的特权。

    我们都知道,政府职能部门的权力是有边界的,部门利益的局限性决定了他们扩权的主观能动性,当权力在握的时候,若要进行削弱权力的制度性改革,必然遭遇抵制,没有了劳教权力对于公安部门来说,其威慑性将会大打折扣,因此,中国人迄今无法撼动这个暴力机器拥有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侵犯人身自由的特权。王译这一事件,是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来从未有过的荒唐事,由此也可以看出,政府职能部门对于个人权利的侵犯是如何的肆无忌惮。如此荒唐的判决,媒体却对此三缄其口,可见近几年来当局对于言论控制的严酷。在这里,感谢《新世纪》周刊的编辑、记者,是你们在所有媒体都沉默的时候,勇敢的站了出来!

——————————————————————————

    无锡“推友”程建萍,因在“推特网”跟发一个帖子而被行政拘留五天,继之劳教一年。

  程建萍(网名王译),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