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7日星期二

殷德义:那一天,要千年

很多朋友每天来我这个博客好多次,每次看到没有更新,大概都会很失望。博客持久不能更新的原因很多,一个是近一段时间我个人有些想法想要去实现,十几年来的梦想,我打算在来年彻底的完成,这件事占用了我很大一部分时间,但我还是要坚持到最后;另一个原因是我的工作,因为我目前并非自由职业者,基本上班时间都在敲打文字,没有时间去想太多,何况我也喜欢我目前的工作;最后是没有多少事值得我去呱噪,类似的事件层出不穷,你不知不觉就会发现其实此一事彼一事,不过是时间、环境的差异,道理还是相通的,所以就懒得再去重复一次。

最近经常思索的一件事就是维基解密事件,我经常为这个问题感到头疼。如果一件事我总是想不通,就好象电脑运算进入死循环一样,我回避不了,如果我自己无法给自己一个像那么回事的答案,我的大脑就会在我休息的时候,将未解决的问题再次拎出来,就好像说:“喏,解决这个问题!”我翻个身:“解决不了,放一边,以后再说。”结果就是在这个纠结中浅浅的睡去。第二天晚上,这个问题又一次拎出来了,我再重新去思索一番。连续半个月,我始终不得其解。

我有几个定论,是不容置疑的。首先,人们有知情权。不管是哪个国家,哪个政府,都不应该有秘密。如果成为秘密,就有勾兑的欲望。既如此,那么为什么全世界的政客总是要有各种各样的机密存在?而且还要将其分出密级,级别越高,机密就获悉的越多。是不是可以说,权力与秘密是孪生姐妹?没有权力的人,他的秘密只关乎个人利益,而掌握权力的人所掌握的秘密,都是关乎于公共利益的。既然是关乎于公共利益,那么他应该不应该持有这些秘密?公众有没有权力要求公开这些秘密?

机密,很多时候会被贴上国家安全的标签,但如果人类真的能够抛开信仰冲突、文化隔阂、历史宿怨,那么国家的存在的价值就会成为问题。国家以疆域区隔,如果人类都有大爱,都有慈悲友爱的心肠,那么为什么还要设置这些屏障?区域发展的不均衡,就可以成为屏蔽其他国家的人民的理由?

战争,意识形态,这些是普罗大众的必然产物?还是政客权柄的依托?美国政府的这次泄密事件,让我陷入思考的死循环中。我找不到一个让我自己满意的答案。美国政府保存这些秘密,目的是什么?人们有多少秘密不曾知晓?政客们在全世界飞来飞去,谈合作,谈战略,谈经济,谈和平……今天握手言欢,明天相互指责,这其中,有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他们掌握了这些秘密却不予公开,目的是什么?有些秘密是昂贵的,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点。而且获取这些秘密,花费也是来自于国家财政。政客不惜代价全球搜罗各国政府秘闻,是百分百全都是出于国家安全的考量?还是另有他图?

如果秘密不被公开,那么会换得什么?秘密有多大,勾兑的欲望就有多深。将秘密成为永远的秘密,那要付出多大的代价?这个代价,是不是以国家利益去交换?这是完全可能的。美国的CIA、FBI、国防情报局,英国军情五处,德国BFV,法国对外安全总局……这些机构的存在,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人类的文明程度还不够高,人们还不知道,人应该追求的崇高、伟大、终极价值的方向到底在哪里。

维基解密,让我们看到了世界各国政府的嘴脸,也让我们看到,无论哪个国家,哪怕他再发达,再文明,其都有不可告人的勾当。那些喊着民主自由的国家,在此一事件上,嘴脸惊人的相似。想到这些,我今天在公司的走廊里喃喃地说了一句:“政府,你是人类无耻的最佳代言者!”

美国政府动用一切手段拘捕阿桑,而阿桑也即将投案自首。这一事件让我们看到,人类建立了政府,是福,也是祸。但我们却又别无选择。我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够找到一条极致完美的路,让那些在天上飞着,在镁光灯下笑着,在庙堂之上正襟危坐着的政客们滚下来,从此海晏河清,世界和平。

我知道这是梦,也许那一天的到来,需要千年。


殷德义
2010年12月7日于北京


Gtalk、MSN:weilian1014@gmail.com
殷德义网站地址:www.yindeyi.com   
谷歌博客网址:http://yindeyi.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