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9日星期三

殷德义:探访不是营救


已经很久没有写文章了,总觉得无话可说,即使有值得说的事。因为twitter的出现,改变了我的传播途径,因此,文章,除非必要,我已经很难静下心来再铺陈推敲了。
我是山东人,因此我了解山东人的性格。山东人的好勇斗狠,大概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基于此,当我看到那些宣扬非暴力不合作的人们纷纷挺进东师古,我就觉得有些悲伤。那些喊着非暴力抗着正义的旗帜一批批的南下、北上的义士们,被殴打、圈禁,然后带着一身的瘀伤,又北上、南下……
看到这个局面,我五味杂陈。既然一次次的敲打,无法让人们觉醒,那么,我们是否还要继续重复这个愚蠢的动作?在整个社会舆论强烈关注的情况下,当权者视而不见,流氓地痞无所畏惧,我们还要继续去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证明什么?62年来的历史事实,还不够多吗?
在山东,我曾经接触了很多很多社会的底层人士,说“底”,是素质、文化、意识、良知,这里不是“低”,是“底”!他们的思想逻辑,超出我们任何一个文明人的想象力。我曾经在前些年发文,一次次幼稚的责问整个互联网:“社会道德的沦丧伊于胡底?”其实,他们就是中国道德沦丧的“底”,他们,就是那些看管山东临沂东师古陈光诚的那些人,以及无视这种局面的当权者们。
大家纷纷出发了,壮怀激烈,大有壮士一去不复返的英雄气概,无数的人在关注,转发,最终,也不过沦为那些懦弱者用以发泄不满的“谈资”,沦为那些微薄控们煽情排比的“选题”而已,而已。
我想问,探访陈光诚,探访了又能如何?你能否改变他目前的这种现状?三五人、七八人,去挨一顿揍,然后鼻青脸肿的回来,这能证明什么呢?证明他们非法、无耻、恐惧?有多少价值呢?
我曾经想,如果要解决这件事,只能用非常手段,地痞流氓唯一能够接受的方式,不是感化、说服,而是暴力。你去跟一帮地痞流氓讲法律、谈人权、说人性,等于对牛弹琴,这个牛,不是一般的牛,不管你拿一把多漂亮的琴,再美妙的琴声也没用,或许你连弹琴的机会都没有,早就一脚把你的”琴“给踹飞了。所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种人,你无法用你的理性去感化他,他的眼里,只有利益和权力。
有人网上喊口号,说是去”营救陈光诚“。其实,每一次探访都不是营救,而是让此事进入无解的死循环。如此沸沸扬扬的探访,最终的结果就是:再次拘役陈光诚,或者,像高智晟律师一样,让他从此”失踪”。高智晟早已刑满释放,但是迄今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国际社会不也曾经呼吁了很多年吗?中共当局搭理过吗?没有!不要以为社会舆论关注,国际社会呼吁,当局就会顺应民意,如果他顺应民意了,他就不是中共了。给陈光诚自由对他们来说即使无所谓,但现在,已经有所谓了,这是当局的决心所在。您真的觉得中共当局会向民意低头吗?不会的,这么长时间以来的闷不吭声,就是他们的态度。这是一种较量,而这次较量,胜负根本没有任何悬念。
如果真心营救陈光诚,请您暂时放弃这种高调的探访,因为即使你送去一百斤羊肉,几万元钱,他仍然不会自由,甚至离自由更远。如果想让陈光诚自由,唯一的出路,就是让他离开这个国家,问题是,谁来帮他?如果不能够让他离开这个国家,无论他到哪儿,都会被临沂警方抓捕回去,而出境,中共当局也不会让他出关,如此看来,只有通过外交手段才能有解,互联网上的朋友们如果一起给驻中国的各大使馆写一封信,也许事情会有改观。
如果一切都无济于事,那么我们只有两个选项,一个是:出现下一个社会热点,忘掉陈光诚,反正我们习惯遗忘,这是我们的性格基因;第二个就是聚合,齐心协力,一起挺进临沂!成千、上万……就在某一年!某一天!
殷德义
2011年10月19日凌晨1: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