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31日星期六

殷德义:自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新年即将到来,祝愿您,事事顺遂,家人安康!
        2011年,源于阿拉伯之春与中国“花事”,中国公民社会的成长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打压,但我们欣喜的看到,公民社会仍然在不屈不挠的成长壮大。
        这一年,我帮助了更多的弱势群体,也做了几件有一定影响的事。第一个就是王茘蕻女士的开庭声援,第二个就是第一个为艾未未的捐款发起倡议,并接受了法国媒体的专访,从而能有机会为那些“必然会被社会淘汰的一小撮人”说了几句话。感到惭愧的是,韦石先生开办的在中文国际互联网上影响最大的博讯网站将我评选为中国25位著名维权人士之一,这让我有些惶恐。这种荣誉,我并不想得到,因为我担心这会让我在今后遭遇更多的麻烦。不过,既然我所做的事情能够得到那么多评委的承认,在这里感谢你们。
        再有几个小时,2012年就要到来,中共十八大也将在几个月后召开,届时,本届政府任期也将结束。我个人认为,这一届政府,是改革开放以来最失败的一届政府。朱镕基纵横捭阖的实施国有体制经济体制改革,在一定程度上夯实了中国的经济架构,但这个架构还存在着很多无解的问题,还需要去加以完善,很多未尽的改革,也没有一改到底,从而使得中国的市场经济体制就像一个怪物,虽然经济因为改革得到发展,但这种发展是在本身就是在“有毒”的架构上成长,甚至很多地方已经出现了“栓塞”。如医疗体制改革,教育体制改革,等等。在政府有限放权的情况下的发展,最终会遭遇瓶颈。近几年,在稳定经济的大旗下,公权力的手越伸越长,中国市场经济的开放格局开始逆转,越来越蜕变为“审批经济”。与此同时,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遭遇打击,中国这十年的友好国际环境,也随着世界头号恐怖分子本·拉登的死亡,伊拉克、阿富汗战争的结束,出现了变数。中国的未来,到底会走向哪里,我们没有人知道。
        越南开始普及公民投票选举,从而得到了美国的信任和支持;缅甸的昂山素季也被允许成立党派,希拉里·克林顿亲自会见。南中国海第一、二岛链,马六甲海峡,完全落在了美国的控制之下,这给了中国政府一定的震慑力,但我也担心,这很容易让这个狂妄自大的政权出现躁狂。我们期盼着中国早日走向民主自由,但我们也有理由担心,这个贪恋权力的政党,完全可能再度走上一条与世界文明背道而驰的不归路!要知道,这条路,不仅仅是我们,还有我们的子孙后代。
        2011年,值得我们纪念的事有很多,最具标志性的事件,就是“公民探访陈光诚”行动。另外还有全民借款给艾未未,以及公民参选,乌坎抗争;卡扎菲、本·拉登、金正日,死了;本·阿里被囚禁了,萨利赫跑了,穆巴拉克被审判了,查韦斯得了据说是美国植入的癌细胞病毒,这个人类世界,正走在一条光明的道路上,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也不能例外!
        2011年,我们看到了韩寒的思想瓶颈,一个脱离俗世的人,并不一定能够产生伟大前卫的思想,一个跪着乞讨自由的人,不值得我们信任。就像有人说的那样,他们有恐惧的自由。但我们都知道,恐惧绝不会换来自由,只有勇敢的去抗争,你才有资格配得上自由的勋章。
        2012年的脚步越来越近了,过去一年,我没有奉献给您太多的文章,但我相信,我们每个人的内心都是相通的。我们有共同的期盼,共同的理想,让我们通过互联网,相互守望,等待着自由的到来。
        听吧!自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祝您,新年快乐!
殷德义
2011年12月31日22:02分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