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9日星期日

殷德义:您不觉得殷德义很恶心吗?

我有一个村子,我在村子里安装了一个大喇叭,天天唱:”殷德义好,殷德义好,殷德义好来殷德义好!“

谁家的孩子、大人敢说不好,就安排我的打手去暴揍,不服,就把他们关进村委大院的小黑屋里三五年或者十来年。

在村里,我还印刷报纸,报纸的内容每天都是:”殷德义好,殷德义好,殷德义好来殷德义好!“

村子里还有学校,孩子们来上学,教科书、老师都告诉孩子们:”殷德义好,殷德义好,殷德义好来殷德义好!“老师敢乱说话也不怕,因为孩子里面有信息员,随时提供情报,随时就可以把老师抓起来。

外村的看不惯了,就在叽歪,说:”你这个村不地道,这样做不对,你怎么给人家的孩子也洗脑呢?“

我说:”我擦!管你屁事?滚!你这个村外反动势力,居心叵测!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回头我告诉村民,用大喇叭、报纸、电视义正词严的喊:”外村亡我之心不死,企图颠覆殷德义的领导,想弄走我们村的扁嘴还有母驴,还想让我们做奴隶啊!我们决不答应哇!我们村的那口甜水井,他们一直觊觎着呢,我手里有证据啊!我们必须保护好自己的村子、自己的扁嘴。自己的母驴、自己的甜水井啊!啊!啊!——“

村民们义愤填膺啊!气坏了啊!就上街帮殷德义呐喊了。

有人也会思考,说:”这样不对吧!怎么老是殷德义管我们这个村啊,这么多年了!还不准我们说他的坏话,殷德义是皇帝啊?不是我们当家做主了吗?找别的人干干不行?村前那个人就不错啊,为人做事公平公正的,可以让他当村长看看啊!你看看殷德义的小舅子,干了个小组长,家里都开飞机了,那都是我们的钱买的啊!你看那个名义上享受副组长待遇的小舅子的表弟,成天牵狗架鹰的,他的狗咬了人也白咬啊!那村委的办事所,那法官,你看看,歪鼻子蛤蟆眼的,拿了本村规,成天变来变去的,动不动就枉法判决……“

说完这句话,马上就被人揪出来了:”你是何居心?啊?你想颠覆殷德义的领导?颠覆村委?“然后,这个人被抓了,枪毙了,村前那个人也被抓起来了然后给一枪over了!

还有人说:”人家那个村子我听说村主任轮替选举啊,两个村长竞选,真热闹,还说怎么对村民好,如果不好,村民就把丫给弹劾下去。“

说完这话,马上被人揪出来了:”你个汉奸,走狗,卖村贼,你爷爷姥姥都是汉奸,马勒戈壁滴,弄死你!“于是,这个人,也他妈的被人家给over了

…………

就这样,过去了好多好多年好多年好多年好多年…………各个村子,都实现了民主选举,就这个殷德义管理的村子,没有选举,因为很多人保护他。

殷德义每天晚上搂着八个娘们睡觉,满炕上打滚,每一顿饭都吃”不噶“,长虫,蝎子、蚂蚱、节流鬼、图折子……

这个村里,殷德义主义,殷德义思想,殷德义政策,殷德义代表,各种理论充斥。他们宣称,殷德义村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内容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两个基本点是,1、坚持四项基本原则;2、坚持改革开放。

其中,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是:第一,必须坚持殷德义道路;第二,必须坚持村民专政;第三,必须坚持殷德义的领导;第四,必须坚持殷德义主义、殷德义思想。

殷德义还说南山上那棵树,自古以来就是我们的。于是村里的年轻人就上山去宣示主权,后来我说:”我是殷德义村人民的儿子!“

你们想出村,你必须要有房子在这个村里,还要有六十万的存款存在村银行里,否则不准走。外村说什么你听不见,也看不见,你们要知道的,都是我想要告诉你们的。你们不许弄小喇叭,也不许弄传单,更不准聚集……

很多老人教导孩子说:”没有殷德义领导咱们村,村就完了啊!啊!啊!要爱他啊,没有他就没有咱们新村啊,殷德义是妈妈啊!……“

村里的歌唱家好多个,他们作词作曲的唱:《殷德义啊亲爱的妈妈》,很多老人听了眼泪哗哗地!

咳咳……

朋友们,您还爱这个殷德义村吗?

您不觉得这个殷德义很恶心吗?

你还在傻乎乎的爱这个殷德义吗?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