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6日星期六

殷德义:强烈抗议提名莫言为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今天在回京的路上,通过微博看到了一则令人震惊的消息:诺贝尔文学奖很有可能在日本的村上春树和中国的莫言两个作家中产生。不得不说,这则消息让我吃惊不小,消息的来源无从查考,但据我所知,诺贝尔基金会有明文规定,不论是公共场合还是私人场合,提名过程和人选都要严格保密,包括提名者人选和被提名者人选。类似这种闹剧在中国发生了不止一次,2000年,台湾媒体爆出轰动一时的新闻,说李敖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最终以法籍华人高行健先生获此殊荣方才尘埃落定。

莫言,中国著名作家,这大概是绍介他的时候都不忘加上的一句定语。但我觉得这还不够妥帖,更妥帖的应该是:莫言,中国著名体制内作家。文学作品的优劣,莫衷一是,在中国,莫言所代表的,是一种颓废的乡土文学。莫言投机乖巧,对中共政权俯首帖耳,在体制内游刃有余,这样的作家写出来的东西,也不过是戴着镣铐跳舞。莫言对中国的影响,远逊于韩寒、李承鹏。如果一个知识分子,不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传播先进思想,开启民智,从而推动人类社会、文明的发展进步,甚至誊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认同中共的这种文化专制,这样的作家也能够问鼎诺贝尔文学奖,那我真不知道诺贝尔委员会的价值观错乱到了何种地步。

2009年法兰克福书展,莫言拒绝与作家戴晴、贝岭出席研讨会。作为文化的代表者,他自己在讲话中也提到,文化之间需要沟通交流,但他拒绝了坚持民主自由这一普世价值的、被中共视为仇寇的作家和他共同出席研讨会。狂妄的中共文化管制部门嚣张的站在世界媒体的聚光灯下,鄙夷戴晴、贝岭,称这两人不配与莫言同台谈论文学。这个在世界上除了撒钱就是秀肱二头肌的无赖政权,插手人类文明社会的文化盛宴,颐指气使,却能够屡屡得逞,我不知道,文明的世界,到底要给这个政权多少时间,才能让他们懂得文明和规则,我们还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来忍受这个流氓在世界上的手舞足蹈。

认同了莫言,就等于认同了这个体制下的文化。文化的生命和真谛在于交流和发展,传播和传承,而中共管制下的中国文化,在世界主流文化的长河中,起到了极端糟糕的标本作用。一个文化被污染、被蒙尘的国家里,却可以有一个俯首帖耳的为中国的计划生育张目代言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那就等于全世界最权威的价值观引导者之一的机构给中共授勋,中共会就此认定:对文化有效的管控,我们一样可以获得全世界的认同。

如果莫言真的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那将是对全人类文化的最大嘲讽,也是中共政权在世界上获得的一次值得他们额手相庆的胜利!要知道,这是反人类的!大家也不要忘记,当年,就是这个作家,在某人获得和平奖后,噤若寒蝉,拒绝置评。莫言,这个以实际行动来“不言”的作家,以沉默来回应文明,我,以呐喊来抨击他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犬儒!
殷德义
2012年10月6日于北京

5 条评论:

  1. 把你的文章翻译成英文发送到sekretariat@svenskaakademien.se
    揭发这个鸟人……

    回复删除
  2. 还是没有阻止!

    回复删除
  3. 对体制内的作家,不助纣为虐就是最高的要求了,指望他们传播先进思想,推进社会进步,无异与虎谋皮。

    回复删除
  4. 时至今日,再读你的帖子又是一般韵味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