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日星期四

殷德义:对英雄孔帅的一点看法

看到家乡论坛上一篇报道,说英雄孔帅救人,却没有得到被救者一声谢谢。在这里我想说点个人的看法。

首先,一个选择轻生的人,我们应该给她更多的宽容,而不是苛求。作为媒体,你们倡导的应该是爱和宽容,而不是像一个街头巷陌的小市民一样,给人点方便,就得要个好!这很狭隘,知道吗?

康德说:“只要你的救济能够让你产生愉悦感,那么你这种救济就是自私的。”

美国的桑德尔教授也说:很多德行,其实并不是无私的!

问你自己,需要一声“谢谢”的,是你,是社会,是你们媒体,还是孔帅本人?

被救的人跪在你面前痛哭流涕的表示感谢和埋在她的心底感谢救命恩人一生一世,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活下来了,而你,救了一个人。

我们总是在说我们这个社会的道德在沦丧,人心不古,每个人都自私自利。如果我们承认自己是一个有着社会担当的人,如果你有游泳的本领,而你又亲眼看见了女孩的落水,而且你认识到自己可以救她,难道你会不救吗?这似乎没什么可权衡的,相信大多数年轻小伙子都会这么做。因为这大概是本能反应!

救人者没有要求被救者,倒是你们这些媒体唧唧歪歪个没完。问问你们自己的内心:一个试图轻生的女子,你为何如此不宽容?

一个轻生的女子,她有自己的隐私权,你们没有权力要求她站出来说那一声“谢谢”!因为她或许不想让任何人知道——那天,她做了那样一件可怕的事。

再深一点探讨,一个人的生命,到底是私有还是“公有”?我有没有处置自己生命的权力?我们考虑过这个更深刻的问题吗?

我选择死亡,这是我的权力,如果我活着,会有更多的痛苦,那么我选择死亡就是最优解。外力的介入让我不能得逞,我完全有理由愤怒:因为他们让我无法达成我的愿望!

随着阅历的增长,我对很多人生方面的认识更加的深刻。记得当年我的二姐自杀,我还在这个论坛上发帖求助过。那时候,我恨她这样离我们而去,撇下两岁的孩子和年迈的父母,就这样走掉。现在,我不这样想了,我无法体会,因为我们不知道生和死哪种痛苦更大,我们也不知道生命的全部含义。她走了,是她的自由,而我却反而是自私的!

所以,你们那些小笔杆子,还是歇了吧!



殷德义

2012年8月2日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