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9日星期六

殷德义:改变和不变

前几天无意中在腾讯微博里看到了傲游浏览器的Mac版下载链接,正是百无聊赖的时候,就想去下载来试用一下,看看傲游浏览器做得如何。

这些年一直都在使用MacBook Pro,对苹果的软硬件近乎于痴迷,特别是产品设计以及人性化的操控,让我对很多国内的产品嗤之以鼻,但遨游是我在去杭州之前一直在使用一款浏览器,在使用谷歌浏览器之前,遨游一直陪伴着我,因为那时候,还没有一款浏览器支持收藏夹的云同步以及多标签功能。直到我去了杭州,开始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

下载后忘记了,今晚才发现忘记安装,安装完毕后,到处寻找登录账户的界面,找到之后输入了自己的账号以及多年不变的密码,10年前我的收藏夹赫然出现……

这个收藏夹里,有十多个我曾经热燥一时的博客网址,他们后来都被当局逐一封杀。这里面还有一些不为常人所知的,却是我个人非常喜好的一些博客,这些博客里面,最为欣赏的是两个女孩子。当年一直都在悄悄的关注着她们,但她们大概永远都不会知道,每天深夜,有个男人,阅读着她们的文字,跟着她们一起欢喜、一起忧伤……

第一位女作者是一个研究古典文学和戏剧的女硕士,她的文字严谨扎实,文字读起来扎实有力,“念在嘴里,倒像有几千斤重的一个橄榄”;另一个女孩子则是另外一种感受,通过她的博文中可以看到,她从上海,辗转到了南宁,从南宁,又回了上海,而她的男朋友,最终没有与她走到一起,她在博文中说:

“姐姐说,并不是所有的carrie最终都能和MR.big走到一起,我说你相信嘛,当我看到照片的那一刻有一种立马要买机票飞去成都的冲动,她说你干什么呀,我说找回他啊,告诉他我一直误解他了,告诉我曾经很爱他,告诉他,我也曾经很很努力过……

只是,那些被误解的时光里,那些用力过度折磨自己也折磨小草的事情,被我彻底的压抑在漫长的岁月里。

而当我意识到这种微妙的情绪在多年之后又有蠢蠢欲动破土而出的欲望时,我知道,他来了。”

看来,这个向往喜相逢的女孩子,最终没能和自己的爱人终成眷属,而在当年,我也因为各种原因,挣扎着不能自己,想到自己这些年的情状,看到她们的悲喜,似乎我应该记录的东西,都已经渐渐的消弭在岁月中。

几个片段直到今天我无法忘记,但更清晰的是彼此的相互伤害。当我为自己抛弃对方而心怀愧疚迄今都无法释怀的时候,我发现对方正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逼迫我渐渐的远离。当我看到关于她的消息的,看到她强大的信仰完全占据了她的思想、生活甚至于生命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我真的爱错了!

对很多感情的认知,需要的不仅仅是时间、金钱,可能还需要远观。十年后的今天,看看自己的网络收藏夹,我看到的不仅仅是十年前的自己,也看到了十年后的我,我没有变,感兴趣的东西我依然感兴趣,所以我喜欢寻找回来的这些收藏,同时,也为自己感到惊讶,十年了,我竟然如此固执,没有丝毫的改变,唯一改变的是时间、空间和我心爱的人,当然,还有那些永远也无法打开的博客。


殷德义
2013年05月10日22:02:32于北京丰台